今晚選擇在家中跨年,還是守在最愛的連續劇「愛」,上網看新聞,我
就覺得很滿足了,前幾年都有到外面去參加跨年活動,感受人擠人的痛
快,與年輕人才有的熱情,當我這麼說得時候,我已經感覺到自己不再
屬於年輕人一掛了。也許對目前的我來說,迎接2008年的方式或許
是要能夠捕捉到最美麗畫面的地方才能夠留下深刻的回憶,所以當同學
邀我去看日出時,著實打動了我的心,相信那會是我來年的目標。對於
那種熱情的衝動與震撼,或許不再那麼有吸引力了,但那不會是永遠的


也許這之中也跟我這段時間所承受的壓力有關吧,實習的試教,研究所
的考試,我的上半年是在一個很累的情況下渡過了,雖然不敢說蠟燭兩
頭燒,但也著實每天感受到時間的不夠用,總像是有看不完的資料一樣
。但終歸是讓我考上了那麼一間,甚至那是有些意外而碰巧的好運,我
完成我當初的心願--延期入伍,這一直是我很期待的一件事。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命運使然,我的同學一個一個接著入伍,如今的他們
已經下了部隊,開始步入了他們固定的軍旅生活了,每當跟他們會面,
總是滔滔不絕的分享著他們在軍隊中的點點滴滴,但那卻讓一個極為懼
怕軍隊的我感到冷汗直冒,我一直認為那是個毫無自由的地方,我擔心
我在那個與世隔絕的地方待久了,將來回到社會上會有所隔閡,所以我
很努力的希望能夠在入伍前找到明確的方向。但我發現他們的軍旅生活
就這樣如期展開了,很踏實的往前邁進,而我卻被這個應盡的國民義務
榜的死死的,反倒是沒有辦法自由自在的過我的生活,我的腦袋總是想
著那張兵單將在不久的將來寄來通知。

也許很多事情錯過了就無法在彌補,也沒有必要再去追溯,當你試圖借
用你未來的時間來彌補那段曾經逝去的光陰,那你要用甚麼來還,每當
我想到這裡,我彷彿就看到那一雙雙幾十年的眼睛在瞪著我,等著看我
將如何左右他們的狀況,他們感到徬徨,無奈,因為變數就在現在開始
了,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將會變得如何。

2007的下半年,我如期進了學校,但是我發現自己卻早已失去了當
學生的熱情,我無法將自己的心力完全投住在校園之中,我總感覺到在
這裡只會讓自己更遠離社會,儘管我所學的東西必須讓我更加去關心時
事,但當然那也只有當我有這方面的自我要求才有意義,如果想要遠離
現狀,我仍舊可以鑽進過去的文獻之中,鑽研締建自我的學術地位。也
許這必須要有全心一意的努力才行,但我選擇將部份時間用來在工作上
面,我希望能從這段時間的嘗試中找到真正令我感到舒適的生活方式。
畢竟我心理有強大的呼聲在告訴我自己:過去的四年,不用懷疑地被我
根學校聯手蹉跎掉了。
 
但工作的分心讓我無法專注於課業,漸漸的雙方開始互相拉扯,使我對
任何一方面都無法得心應手的去操作、應付,在這段期間裡,我開始感
到自己似乎已經走到了極限,無法、也不願再戮力於任何一件事,我對
生活的精神要求似乎變得低了,當然我也感覺到比較輕鬆了,在物質的
世界中我似乎找到了一個歸宿。

我愛上了聽西洋音樂,感動於其旋律、無所拘束的唱法與歌詞,慢慢的
這竟成了我疏壓的最佳方式,誰能知道呢?我正是在這個時候選擇躲進
BASANOVA的搖籃中,耗盡力氣在搖滾樂團的急速旋律,鍾愛上了所謂
療傷系的歌聲;流連於書店之中,看的不再是學術的雜誌,而是厚厚一
本卻很便宜的室內裝潢,不太喜歡寫著研究性的文字報告,反倒希望自
己能夠將內心深處的點點滴滴,完整的呈現出來,想擁有一個小天地,
恣意品嚐掌握、放空的快感,也許人變得平淡、無奇,但心理會感覺到
自己好像從現在才真正開始呼吸,不過,我也不大去想這個問題了。就
像「愛」裡馬沙老大說的:「公黑兜摸嚆。」(說那個就沒用。)
  
現在的我好想去看日出,可是已經不行了,體力快透支了,寫字都在飄
了,我想我該睡了。親愛的自己,祝你2008年是個舒服的一年。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