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契約論中「公意」與「主權」的意義 1

前言

觀察法國大革命,從激烈推翻舊有體制,被認為是民主理念的積極表現,到恐怖統治時期近乎專制獨裁而為人所詬病,都體現了盧梭思想的影子。尤其是極權主義者都可以擷取到資源的思想源頭這一點被認為是盧梭思想的遺毒,也被認為是斷章取義。「全民意志」的概念是被認為遺毒的源頭,尤其是羅伯斯比所說「反對我就等於反對全法國。」為這個概念下了一個註解;另外,盧梭對「主權」概念的抬高位階也為民粹開啟了門路。這些給予了極權主義論者的理論基礎。 通過「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與「民約論」,可以瞭解到盧梭對政治的思考源自其對社會不平等的反思,這樣的社會不平等在盧梭眼中看來似乎有其演進的根源與發展,並非單一時空的社會現象,名句「人生而自由卻無時不在枷鎖之中。」儼然對於過去習以為常的合理社會安排形象丟下一枚震撼彈,提出一個新的視角重新檢視。 提及盧梭的社會契約論,往往會將之與霍布斯與洛克相提並論,並加以比較,可以發覺到這三者之間存在著概念上的承襲性,都具有利用契約的概念來描述國家成型,但是盧梭的社會契約論似乎有對既往契約概念的修正與補充,從這個角度來看,從盧梭的批評中,可以發現到契約社會的演進過程與特性。

社會契約的演進

現代民主觀念可以縷析至對契約行為的無限複製。契約觀念主導著我們對國家的想像,也因為這樣的觀念產生,分野了過去與現代的不同,君主制與民主制的差異,通過契約觀念的廣泛應用,讓各種不同的統治形式都有了新的理論基礎。關鍵在於對個人主義的崇拜與興起,換言之將各種人類的組成統統踵源於個人,尤其是原子化的個人觀念更是使的契約觀念以更為徹底方式來解讀所有的人際組成。理性的崇尚也與個人主義的觀念相輔相成,為各種人為組成都必須先承認的存在基礎。這意味著個人主義影響著契約觀的發生,甚至將所有關係的締結終結於兩造的相互認可與共識,商業行為的誕生逐步帶來對契約締結的重視,直到將之引進到商業領域以外的諸多範疇。
  霍布斯的「巨靈」,洛克的人民最終權力,乃至盧梭的近乎融合式的社會形成,分別應用於時代中紛亂的權力、專制戀棧的權力、定期選舉制度的缺陷。  霍布斯所見的是一個紛亂的多元權力狀態,具有各自的利益取向,因為彼此之間都具有同等的力量,因此彼此之間都無法保證必然會安然地生活,故為求這種情況的根本解決,就必須透過權力的讓渡,給予一個不屬於共同團體的「利維坦」來作為諸多紛爭的仲裁,以企求一個穩定的生活空間。洛克所見的是一個資源逐漸相對於複雜的人事而相對稀缺的情況下,為求避免因為這種稀缺性導致不穩定的爭奪,也站在對人事複雜面下為求標準的莫衷一是的解決,以及帶有部份對人性墮落的思考與預防,因而必須透過人為的合作,締造出一個人類的政治社會。在這樣的一種空間底下,許多事物都有其固定的規約與意含,人們的行為舉措也將受到指導。基本上,社會契約論的原始架構在這個地方已經奠定,但是這樣的設計並未有達到最初的目的,為了個人更為安穩的生活,這使的霍布斯與洛克兩人更偏離個人,相對的,這樣的自由主義自然也就僅僅是消極層面的應用。當他們使用更多的制度性的規約來避免因為個人價值上的衝突時,不可避免被犧牲的當然是那些個人的價值追求。但是這樣的犧牲被注意到了,更重要的是契約構成社會的特色影響更加鮮明,因此盧梭在解決這樣的問題時,試圖將所謂的契約建立在人與群體之間,將個人消融於群體,但是這樣的消融並不代表個人的消失與壓抑,相反地反而是真正的實現個人的自由。   三人的契約論創造出不同的結果,但是從中可以試圖找出其理論上的繼承性,霍布斯的契約論在於創造出一個完全不屬於締約者的利維坦,這樣的利維坦代表對所有成員的標準與仲裁;洛克的契約論創造出的是一個政治社會,這樣的政治社會植基於固定的標準,這樣的標準所起的公用似乎就如同霍布斯的利維坦;但是多出的事物是這個政治社會,利維坦的出現只是為這群人樹立標準,但是這群人代表著是什麼,當利維坦被塑造出來時,這群共同塑造利維坦的人作為整體應該是什麼樣。作為一個整體,洛克將具體呈現的利維坦轉化與內化於整體中,形成規約。但是這樣的規約的合理性在什麼地方,作為一個整體的成員與整體之間的關係應該被如何設定成了一個問題,而盧梭的契約論為解決這樣的問題,將社會契約論轉變為一種描述個人與群體之間的關係。觀諸社會契約論,可以發現到社會契約論的描述對象的轉移,與逐步細膩、隱晦。總括整個社會契約論的發展過程可以發現:社會契約論一開始有其鮮明的人為氣息,但是漸漸的逐步隱晦。   從以上所述,盧梭的觀點建築不只在延續社會契約的觀念,也站在對於社會契約的批判上。這存在著盧梭與其他二人在建構社會契約的諸多前提與設定上的不同。因為前二者的的社會契約論下的政治社會組成間存在著許多在盧梭眼中可能存在的「遺毒」,亦即其所論的人類之不平等。提及盧梭總

Posted by sptsanctuar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