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孝賢的感嘆,對所有在九份工作的人來說簡直就像是個諷刺的過
客,中午的新聞像是暗示的方式來消遣侯孝賢,並沒有侯孝賢的親
口陳述感慨畫面,緊接著就是在九份的工作者,幾乎親一色的傾向
反對的聲音。

這個畫面讓人想起了蘇花高的爭議,為了安靜、祥和、美麗的自然
環避免受到破壞,還冠了一個看起來頗有道理的說法:不要複製西
方模式。其實這種大道理對這些實際生活在當地的民眾來說一點說
服力也沒有,因為開不開蘇花高似乎永遠跟他們八竿子打不著。做
為後花園的他們像是只有使用權,而沒有所有權一樣。儘管他們的
要求只是為了一條安全回家的路。

拍完了電影,對這些電影工作者來說,賺走了許多錢,誰能想像窩
在一間小小的空間,幾片膠捲可以莫名奇妙的帶來那麼多鈔票一樣
。當大家在譴責茂柏的家鄉多了錢味時,他們所能從這種莫名奇妙
的錢潮中分得小小的一杯羹。在電影未上映前,他們可能還老想著
要到比較發達的都市去謀生活,生活在如此未竟公平的世界裡,這
些評論多了點財大氣粗、虛偽的苛責。



九份變樣 侯孝賢有罪惡感

電影究竟是城市行銷的推手?還是城市文化的殺手?導演侯孝賢昨
天語重心長地說:「拍了『悲情城市』,讓九份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我有深深的罪惡感。」

 

對於墾丁的海角熱,侯孝賢說,「『海角七號』也是,人去(恆春
)了,但很多人根本不管地方有什麼,只管這裏誰拍過片,便當賣
到不行,熱潮帶來了,但地方文化特色留下來了嗎?」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