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讓我感受到十足的噁心了,頭一次想要將電視機給砸爛, 

想要轉台,逃離專題般的電視新聞、也聽出毫無新鮮感的政論  

大道理,很多人說許多八點檔的節目是個十足的肥皂劇,但我  

卻覺得那些現在正發生在社會上的大事件,好像也不斷磨出泡  

沫來。


或許跟這幾天發生的許多令人瞠目結舌,近乎連續劇情結的消
 
息有關吧!如果這段時間的連續劇單元叫做軍方篇並不為過, 
從大舉更動國防體制到軍方傳出買賣將軍的醜聞,看的是眼花 
撩亂,比看過去兩李大吵軍購案還要精彩,軍方這個在人印象 
隱諱的區塊,這段時間像是要博取更多的版面來吸引觀眾般, 
只是好像都是選用負面新聞來炒花邊。  

 

但其實這些新聞要令人吃驚的不是怎麼會發生,而是要驚訝於  

怎麼會被播報出來,畢竟軍方的世界是那麼與民間相隔閡,也  

因為那個被繪聲繪影下,好像是既定印象的情況,盡然如此光  

明正大的攤在陽光下,讓人議論。儘管政論節目的火力顯然是  

用更大的道德框架蓋上大帽子跟聽起來很油膩的理所當然推測  

,來個欲加之罪。

  

本來以為自己已經習以為常於某種階級社會的存在,至少對我  

來說,那種平面化的民主、平等社會是多麼近乎可笑與不立體  

,也對於那樣的世界嗤之以鼻,感受不到絲毫令人盼望的珍貴  

與期待。只是當自己一旦被剝奪了那種像空氣般的平等之後,  

便會知道那種事事被箝制的感受是多麼令人氣悶。人會氣憤,  

多半是因為少了點力量去扭轉,少了點迴轉的空間去喘口氣,  

才必須要透過那種爆炸式的方式來抒發。  

 

今天看到爆乳事件被人家罵到不行,一位過去的台灣藝人跨海  

也發聲感嘆過去那個時代被抨擊的重鹹濕的主持跟表演方式也  

變的相對平和與清淡,儘管有關單位已經祭出處分,但是也因  

為差別的標準而使的處分的附加價值跟影響力大打折扣。一如  

何以對偵辦藍綠之間的貪腐的特別調查小組會如此令人難以信  

服,如果偵辦的人本身就是球員兼裁判了,這個判決又會有多  

公信力。  

 

就是這種讓人感受不到一絲絲清新的空氣,才會有更多的人有  

所謂的政治冷漠感或者更激進的反社會情緒。不難看到許多描  

寫社會陰暗面的文章裡常常會提到這樣的一個意像,一張被許  

多人情世故所交織的網絡漫天蓋地地席捲而來。有太多的抱怨  

跟喜愛只是簡單地抱怨跟喜愛,被那種從小被教育、被教導著  

去期待去習慣、去實現的某種價值觀,那種價值觀長期以來被  

我們說服自己那是很深層的影響力。  

 

愛看爆乳,但是從來不知道她們是怎麼紅起來的,為這些現象  

寫一篇研究論文吧,同時當我們寫完之後就可以在後面自以為  

先知般的寓言這樣的熱潮是短命的,只是當我看到那些被稱為  

「童顏巨乳」的人,似乎感到有些不耐,畢竟她們的可愛跟賣  

點摻雜了太多其他的要素,尤其在那位身家背景不錯的另一位  

焦點人物,被挖出了太多的個人隱私。  

這看起來像是一篇控訴新聞媒體的言論,但面對這些事情跟情
  

緒,那項是一種壓抑,壓抑來自什麼地方,來自一個被箝制住  

的對社會的認識,那是一種認同的危機與對自己、對旁人的諸  

多不信任,以及放棄用簡單的心情去認識的沉重感。這樣的想  

法會會被人家笑說那是一個不成熟的幼稚作法,甚至連這樣的  

想法也像是剛剛所提到的每件事情一樣,都是層層包裝之後,  

在你的腦海裡將會浮現一片油腥。

  

生活週遭缺少太多輕鬆,多了太多的原理與教條,真正框住每  

個人的不是脖子上的領帶,而是我們對打領帶的印象跟規則。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pphiresea
  • ㄟ 阿兵哥 會不會太悠哉了<br />
    <br />
    新聞都追到最新的 <br />
    <br />
    哪像我在恆春的時候 只有晚上站安官的時候<br />
    <br />
    可以陪輔導長偷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