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有人會這樣提醒著:要能夠設身處地的去體會別人的處境。為的是能夠避免太過於用自己的眼光去衡量一切事物,這個一切事物也包括自己嗎?還是其實這句話早認定了人都只看著自己。

人本來就看不到自己,除了面對著鏡子,誰真正的看著了自個兒呢?這樣的話說久了,進死胡同的人或許連站在鏡子前面也還要多問幾次。

「對他來說」開了頭,從來都不會是面對面說白的,不是心理暗暗盤算著,要不就是第三人背後的閒話,對一個眼睛裡只有自己的人,都慣常地以為這樣的開頭不大會出現,因為不需要「對他來說」,只要有「對我來說」,但這樣的分別與推斷透著陣陣的霉味。

差別只在身邊有沒有旁人存在啊,心裡頭吶喊著這樣的兩句話:「對自己來說」、「對他來說」其實說著說著不就是同樣一個人嗎?他們的心裡總是還住著其他人,對於一個眼裡看不著別人的人,是不會有這樣的話去困擾著自己,沒有什麼好加以區分。

「對誰來說」這樣的問話重要嗎?誰來決定呢?區分有意義嗎?或者說,區分可能嗎?每個人都會是自私的人,因為身邊發生的事看到了體貼,卻看不見各方滿意的結果,這樣可以說明了不存在著標準,當人問了這個問題的時候,心中正被這樣的問句給牢牢地綁縛住,動彈不得。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