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單調的生活環境,有人可以活出一番旁人羨慕的璀璨世界。浸淫在 

聲色犬馬的五光十色裡,仍有人感到迷惘而終日渾渾噩噩,不知所以。 

有人說這是心態上的問題,就像那位智譏蘇東坡的佛印一樣,心中是什 

麼,眼前所見就是什麼。 
 

其時感到迷惘絕不會只存在於快速的生活步調與流轉不休的眼前景物, 

即便是遁入空門的修道人又何嘗不會如此,他們稱這樣的情況叫做遭遇  

魔障,之後會感念這個考驗,那將使他們對佛理的有更精妙的一層體會  

,那種體悟不會只從死板地口誦經文中獲得。許多人講機緣,那是種靜  

候的修為,也是種等待的智慧與態度,「等待」源自於對某種事物、某  

種情勢採取不接觸的姿態。這個不接觸意味著對自己做開放性的把握,  

很弔詭的說法。 


把持自我通常選擇與外界絕緣,必免受到外界的干擾,進而令自我在某
條特定的道路行進,精進於某個各特定的型態的形塑,走向某個特定的
目標,也只有當個人懂得將自己與某些自認為毫不相干的事物切除,方
能成為目標的那種人。在這樣的道路上,從小我們學會了區分,學會了
知道與不知道。 


迷惘有時是對自我的一種解放,當我們在知與未知之間興築了一道牆之
 

後,迷網令自己得以自由穿梭,優游其間,儘管在這之間將會遭遇許多 

困難與危難,有時也會令人付出極為慘痛的代價,但你會感謝那段迷惘 

,尤其是某些自以為汲汲營營的人來說更是如此。也許那蹉跎了許多光 

陰,也許那在你想積極振作時感到罪惡,但那種短暫的放縱,就像被所 

有人譏笑為犯罪的衝痛般,標明對現實生活的無奈與無力,於是終日喃 

喃自語,惶惶於修補面具上的色塊與表情。
 

放縱與迷惘不值得獲得任何一絲應有的憐憫與關注,除非那層迷網壟罩 

在更大、更黑的陰影之中,只是平常很難去發現。  

當走在暗夜裡,會發現什麼才是絢爛奪目的燈火,那是終日清醒,在白
天裡所看不見的,迷惑、炫目於這些燈火之中,感受到生命最孤獨的時
刻,卻也只能在這看似熱鬧的十幾個鐘頭之間。也許白天裡的空氣也像
蒸氣般鼓譟著人前進,多想脫下那個怕被一覽無遺而戴上的甲殼,只是
永遠找不到適當的時刻,白天的清新與光彩就是如此令人希望充滿著去
肯定,去肯定那充滿著的希望。只能靠夜裡,方能退去自然的緊繃,輕
鬆地發現身邊滿是假象,就連在夜裡的光也一樣是虛假。只有在假象、
虛擬的世界裡,人才能大嘆一口氣,找回熟悉的開關,從新學會呼吸, 
學會閉上眼睛。

但是人不只是閉上眼睛,人還要抓著時間去迷惘。迷惘是對一切連結的
斬除,或者重新聯繫,儘管那可能不何嘗哩,也不合邏輯,那是放縱的
狂喜,也可能是瘋癲的安靜。只有迷惘會令人感受到什麼是表面與實在
,也只有在這個時候,人可以同時擁有這兩者。儘管那常被當作無法共
存,但人從來就不懂得去區分這些眼前所謂得見的種種一切,因為它們
都飄忽不定地被人們說,這一切都帶著無常。迷惘的自己或許是生命中
最清醒的時刻,只有在迷惘中,才能真正發覺流轉與飄流,才能擺脫那
條現實的韁繩,只是這一切積極與消極之間被貼上了不甚光彩的標籤。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