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人逐漸失去聽眾時,想必那種落寞跟失意是無以附加的,
他必須忍受隨即而來的孤獨,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對外溝通的能
力,或者其實自己早已經是個不屬於那個時空了。

那麼這樣的人到哪去了呢? 聽過一些自命不凡的人這麼說著,這
些在旁人看來是種折磨的孤寂卻是另一種享受與必要的苦。在此
生結束之際,猶如另一個新生的開始,與其斤斤計較著數十年寒
暑的悲歡得失,還不如在雙目閉合之後,求得那個雖死猶生的留
名留皮。生命早就不是僅僅屬於他自己一個人的了。

該說這樣的人活得不切實際嗎? 他們只會回答道,我不過想求個
心安理得,此生無憾? 果真無憾嗎 ? 問到這樣的問題,總是撕裂
著理想,面面相覷也從來得不到可以令人心安的答案。

人最後總會死在一堆繁文褥節裡,也死在一堆想法裡頭,要自殺
很容易,只要選擇安靜的走完這個看似悲壯的人生,然而時代的
洪流總會沖淡那個剛被切開的傷口所帶來的新鮮刺痛,直到下一
個從新揭開瘡疤的人,再次看到那個熟悉的躍動。

慢慢地的感覺到,生命中常常會面對許多阻礙橫陳在面前,很多
人選擇跨過去,選擇繞過去,選擇打破它,選擇站在它上邊,或
者選擇靠在它的邊上喘息一下。我們太常被鼓勵去思考其中幾個
選項,似乎很少了解到這些選項是可以複選的。

太多的解答是長久以來留下來的,這說明了我們只能在這些阻礙
邊上靠著喘氣,因為對於它,我們有太多的未知與懷疑,同時也
有太多的了解與肯定。它們交纏成一個追逐在時間後面緊緊圍繞
的圈索,在看似時尚的情況下,配戴上了我們的脖子。

我們親手將它一圈圈地套上,儘管在事後後悔的想把它拆下,拉
的支離破碎,也無濟於事。你早已認識那個勒在脖子上的傷痕,
也早已認識那個滿地散落的棉絮。

你很熟悉,好多事情都是自己不斷的懷疑,不斷的後悔,不斷的
破壞,之後又不斷的重複傷害著自己。在看似美觀的虛偽假象下
,寧願選擇忍受不停地刺痛著自己。在這個什麼都越來越不對稱
的世界裡,不安分的因子正不停滋生著。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