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電話顯得輕鬆愉悅,原因只是那一頭用我的外號來稱呼我。「暱稱」
這種玩意,像是對我們的名字開了一個很大的玩笑,諷刺的提醒我們這之
間其實從來就沒有一點聯繫。

偶然間發覺到人與人之間那麼點抹去一切之後的新鮮自然。現代人很渴望
自然、也嚮往自然,但是總是很難領略那種感覺到底是怎麼辦到的,也許
多到野外去就能夠體會吧,中國人有句話老話說:「大隱隱於市。」好像
給現代人上了一堂似有若無的課。

我從不認為一個人只是躲到野外就會變得比較輕鬆,覺得人生好像開了一
扇窗,不過我沒有打算提到那些四海為家、旅行、登山、出海的人,人的
世界裡,脫離了人群,還是會感到有些孤單,其實應該是說,孤單的人,
就連孤單都無法相陪。

一個能夠享受孤單的人,他的世界裡還是可以很豐富,很熱鬧,就像古詩
人李白一樣的花間獨酌,雖然在文人放浪的價值裡,也很不容易領略,只
是那種從來就是自我心態的調適問題,倒是演繹的很清楚。不然,那兩位
不實周粟的殷商遺老,也不會就這樣選擇自盡這條路。

走在野外,老想體會一下大自然的魅力,總會折射出自己內心深處的希望
或者憂慮的事,而大自然的療效就在這裡,它總是可以讓你找到你想要的
靈丹妙藥。

其實人沒有什麼病,只是太過於膠著在某些事情上,到了野外,看到山林
之間稀稀落落的,沒什麼人,自然也就心情放鬆了。就算是看到了些血腥
的弱肉強食畫面,也會心情輕鬆的把它提煉成一種人事的道理來。

人就是缺乏這些可以少點語言、無法溝通的朋友,才會讓自己心靈緊張、
衝突不斷,明明大家都是一個人,卻好像可以、又好像無法了解那些看不
到的想法,「人心隔肚皮」這句話,不同的年齡有不同的體會,但那就像
陳年好酒一樣,越放越香、越醇。

自然不會回應你任何半句話,你必須自己找到讓自己輕鬆或者其他的目的
,這就是許多人希望能夠獲得的真正寧靜,卻又不是孤寂的矛盾心情,我
們也期待能夠跟三五好友在一起閒聊,但是人一多,剛剛提到的那些緊張
心情就怎麼也按不下去,看到滿山的樹,就是不會起著這樣的詭異念頭。

我們想保護某些東西,又希望得到更多的體諒,更多的包容,更多自己的
設定的規矩,尤其這最後一項在現在的社會裡,越成為一種口號,又標明
我們內心極度的空虛與無奈。

我們不可能用那些外號、暱稱當作正式文件的署名,未來的世界會有越來
越多的人,但絕對是個可以懷疑的事情,最近新聞公佈了一項消息,字典
裡的所有自都可以當作姓氏來用,拿起一本字典,其實就像是跟所有人見
面一樣。

只是那好像變得更讓人孤單、寂寞,有那麼多的人,我能夠接觸其中的幾
個,猜忌、懷疑、恐懼這些後天慢慢學習到的處世之道,在模糊的人類世
界裡,成了指引方向的明燈。看到陌生的人,我們只想著在字典裡趕快找
到可能的稱呼,但是忘記了那個建築在其他感覺之上的稱謂。

如果語言、文字是因應我們更多的發音背後興起的感受,那麼何不讓感覺
自由的駕馭這些文字與語言,反倒是逆向操作呢?冷冰冰的文字、語言是
單調且空洞的,當它成了許多人的避風港時,又是何等的悲哀、噁心呢?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