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最新一期的讀者文摘裡的文章,關於世界各國睡眠的相關統計數據與文化,穿插著一些關於睡眠在人體
上的許多生物機制的醫學觀點,佔了人生三分之一時間長的行為,卻在人類的精神、思考中留下了許多空白。

老實說三分之一長的時間或許本身就是個存在著許多問題的說法,文章裡提到許
多不同的睡眠時間數據,說明了所謂的三分之一只是個隴統的說法。也許在時差
之間,我們只是習慣了在特定的時間點上進入夢鄉,並沒有特定的意義,又或許
只是當我們感覺到累的時候,短暫的休息一下。但是當這些看似自然的行為,卻
在更多人為地道具輔助下,獲得更自然的運作空間。

對這個原本只是簡單的充電活動,好像只是從屬於其他活動的配角,不同社會的
文化卻讓這樣看起來沒啥特別的行為充滿了理想與含意。我們接受睡長、睡短、
在工作、集會場合公開打小盹、分房睡、大通舖,各種睡覺的型態都有它們特殊
的背景與思考。

文章提到了一句很有趣的比較:睡眠不足跟酒醉影響工作的程度是差不多的,一
個在工作前小酌的職員可能被開除,但是一個加班到凌晨的員工卻可能獲得老闆
的嘉獎。當然這部份是因為睡眠的重要性在人的心中本來就是像空氣和水一樣,
只有當失去的時候才會感到重要。

人對於不需要與他人有交涉的事務總是漫不經心,在經濟學好像叫做「搭便車」
,對於公共財這種違背私人至上的概念,對於疏離的個體的假設想像,自然能夠
將問題、成本轉嫁他人,睡眠這種東西成了每個人必須自己處理好的問題,不應
該還要麻煩到其他人身上,自然不受重視。

開會、上班的過程中感到疲倦想好好睡一覺,或許對他人不是很尊重,但是就像
剛剛提到的想法一樣,如果去限制他,就像剝奪一個人呼吸,只是那像是個詭辯
,畢竟為了共事,如果連個人生理作息時間都稿不定,只是浪費時間。生活中有
太多事情需要集思廣益,合作分工,只是這有包含時間嗎?或許有,但會是像現
在這樣嗎?

午睡、回籠覺是個令人好奇的行為,這件人類自我調節的功能,是個令人驚奇的
高級生物本能。但是世界各國除了日夜來分辨睡眠與否的時間點外,這個再將白
日切割的時間安排就不見得是舉世通用了,儘管有許多醫師提倡午睡,但是仍有
許多地方認為這類侵佔工作時間的睡眠是十分浪費時間的。

把睡眠與浪費時間等同視之的概念似乎顯得有些落後且不人道,每個人的生理時
間的差異必須得到更大的包容,在合作分工的時代裡,我們僅見合作進行時的同
時性,但卻忽略了分工過程中可能帶來更合乎時效性與人道的可行方法。

在「世界是平的」這本書,提到美國文件的後製過程可以轉包到亞洲持續進行,
這之間並不只意味著地區間的隔閡被消除,另一個意義在於時間上更有效的被利
用,時區間的差異讓24小時連續工作的可能性建築在更具人性的基礎上,而不是
過去那種挑燈夜戰,挑戰肝功能時代的可怕場景。

人工光源的運用結合對睡眠行為的研究,使的人的工作時間的彈性更大,不同的
需求可以讓時區的距離更縮小,同一個國家裡的人,也同樣能夠完成像是不同時
區將所帶來的效益。就像那句經典的廣告名句: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確實,脫
離了人性,真的很多事情推行起來就像在經營一場災難一樣。

真的,寫到這裡,也真的有點想睡了.....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