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曾放鬆了,原來能夠在毫不費力的情況下把身體展開、拉直是件多麼幸福的事,難怪有那麼多人
寧願自己的家裏沒有多豪華的家具、設計,也要有一個能夠讓自己放鬆的浴缸,或者是一張很習慣的大
沙發,在一天疲憊之後,釋放所有的負擔,原來我渴望的是那種被包覆的感覺。

人是渴望自然的,不然就不會有那麼一大票人在閒暇的日子裡,還跑到山間田野揮灑汗水,不管是不是
芬多精,簡單的陽光與空氣,相信那滋潤著身體上下每個細胞。吶喊、大叫、孤獨、深呼吸、在水裡、
在寒風裡,人就是要這樣自然一下,回到那麼進入文明前的陌生環境,回味一下那個甚麼都是新鮮的世
界,看什麼都驚奇,看什麼都間單,就像有本書的書名叫做「簡單就是幸福」一樣。

只是我總認為,太多這樣反差的生活,只會讓自己在實際的生活場合理倍感痛苦,最後在強烈的差異下
精神錯亂,對生活厭煩,對人事埋怨甚多,也許那些反社會的行為,就是在這樣的落差中,迷失了自我
,也或許是實在的找到了自我。人是嗜血的,在相信和諧的時代裡,人對嘗鮮的原始性,會讓許多社會
觀察家跌破眼鏡。

儘管我們對於衝突是如此的好奇與害怕,甚至感到驚悚而顫慄,但是我相信對於一成不變的人生會感到
更加的痛苦且無奈。也許短短的十年,在每個人生的階段裡,都會對那段過去感到少了點什麼,朋友總
是為了那些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的「什麼」而苦惱著,那是我們賴以生存,繼續努力找尋的答案,跟幸運
。許多人早就失去了這些東西,在心靈封死、僵化之後,人生真的就像行屍走肉一樣。

我不會對那些終日迷茫的人,在飄盪的人,在閃躲的人多加苛責,我相信他們的心靈是苦悶且無聊的,
對世界不感任何一點驚奇,曾有人問我是不是覺得自己是個有才華但是卻總感到沒人懂得,我簡單的說
,因為這樣我的心靈感到很充實,良駒不需要碰到伯樂才會快樂,痛苦的是被放在不對的地方,但是人
可以自己選擇想走的路,馬卻不行。

迷惘的人不會只是行屍走肉,而是在覺醒之前,這些人都會走在最前線,我並不想把這些人跟鎮日擔心
受怕,怨天尤人的擺在一起,畢竟我這一路走來,欣賞的人多半都是迷失過的人,同時我身邊真正的友
人,談的來的朋友也多半是這樣的人。

我會認為他們是真的活過的人,對自己生活有著強烈主宰的企圖,而不是只會想著怎麼去討好別人,迎
合別人,忍耐著自我,最後複製這些模式,從被害者變成加害者。很多人會說,很多事情跟環境不是自
己可以決定的,總是要身邊的人也能夠體會他的那種無奈跟痛苦,只是我總覺得,他不過是把自己的無
奈與痛苦到處分享、散播,希望大家能夠幫他扛著那個自己再也扛不動的無以名狀之物。

事在人為,人多好辦事,我一直都這麼認為,不管你跑道什麼山郊野外,一個人的感受與幾個好友的感
受絕對不同,當然我知道那種孤獨的踏實感,實在迷人,我也曾經喜好在夜闌人靜的時候運動,我相信
走入社會那個久了,多少人心中還存在著那個已被封包許久的原始記憶。只是,我也覺得那句「大隱隱
於世」對於人際間的高度肯定,這有點斷章取義,只是有許多處事哲學所要求的生活態度,不都是希望
能夠讓人活得快樂點,不管是要遺忘某些事、清楚的意識到某些事,戮力執行的某些事,總之,人要活
的「人」一點。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