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遇到一個「阿沙力」的人,「阿沙力」就是很乾脆、不拖泥帶水,沒什麼包袱感
活得很「人」,不是最年輕的就是最老的,
站在中間的總是有許多重擔跟理由,這是自然
的,但是分辨的出來真真假假。這樣一個「阿沙力」的人,可惜即將要離開。

但是「阿沙力」的人總給人一種憨憨的、不懂的權衡利害,不過是一個涉世未深、不懂的人
情險惡的莽夫,很多事情都以為可簡簡單單的輕易解決,不了解什麼叫做圓滑,不懂的什麼
叫做週到、面面俱到,不懂的什麼叫做體貼,不懂的什麼叫做為旁人著想,不了解原來這個
世界還有其他的人,因為他們很乾脆,腦筋少半條,雖然常常可以給人方便,卻也常常相對
的要求別人給他方便。

喜歡跟這種人交朋友嗎?或許總有一天會被他這種該死的個性給氣死,畢竟每個人都會有「
地雷」,底線一旦被跨越,就算再有包容心的人都會翻臉。可是跟這樣的人在一起,或許能
夠天天笑口常開吧,畢竟阿沙力與白目之間還是有段很大的差距,我想前面說得不過是種累
積許久的偏見,也就是常常暗地裡打死人不償命的「刻板印象」。

我總覺得「阿沙力」是種難得的人格特徵、也是非經長久歲月不能得的珍貴個性,豁達大度
也許是另一種對這種人的註解,真情率真也許是對這種人的貼切描述,「真情」這個形容詞
實在很難讓許多人面對社會前,輕鬆的脫口而出,這是老生常談,但卻是亙古彌新的可悲。

其實他的離開,讓我著實小小的感到失落了點,或許以後還是可以在工作之餘,休假的時候
相約一起吃點東西、喝喝酒、唱唱拿手的經典台語老歌,但是正是那樣難得的個性跟好不容
易建立起來的生活默契,讓這個距離顯得特別遠。

離開,總是會讓事情變得更清晰,讓對比更強烈的呈現出來。少了他的地方,最明顯的
改變就是笑聲變少了。

他又不是個小丑,但是卻笑料不斷,不間斷的幹譙聲跟笑話靈感,以及一口道地有「氣口」
的台語歌,絕對是家族環境影響,地方上小有名氣的二代歌王,是個難得盡興歡唱的歌伴。
我覺得那種乾脆的個性絕對不會是天生的,在怎麼天生麗質,如果沒有經過時間的洗禮,就
真的只是莽撞了,我總覺得越是能夠樂觀、正面看待人生的,絕對是在生命的某個角落
裡存在著髒污,
怎麼黯淡的光芒也是如此珍貴。

校園的不良學生,是個藥劑師,但卻失敗在考取正式執照的階段,幾年的工作經驗之後,卻
換了個毫不相關的職業,為了在這個不景氣的時代,卻換了個必須有三寸不爛之舌的工作,
儘管必須面對許多蠻無理取鬧的文件往返與上級要求,但是抱怨之餘,還是能夠在奇怪的時
機點上,在我們都意興闌珊之時,突如其來的說:「我又想到了個笑話!」。

就跟他換了個跑道一樣,才剛剛處理完一件佔著茅坑不拉屎的該死文書工作,攸關著他是否能
夠在他的工作方面取得一個核可資格身份,叼著菸的他毫不在乎,畢竟他絲毫瞧不起那些真正
擁有身份的人,因為相比之下,他自己總是能夠交出一張漂亮的成績單。身份絕對是許多工作
不能跨越的障礙,但社會好像總是逆著這個道理在形式著,給予這些人更多的福利與待遇,但
是只要有正式的核可機制,就絕對會有黑箱操作的機會跟空間,畢竟,能力是帶不走的,但是
同時也是測不出來的時間痕跡。

這到底是保障了工作的機會,還是限制了工作的機會,我實在很難相信考核的機制一旦脫離了
現實競爭的實況,到最後篩選出的那批人究竟是貢獻還是扯後腿。可惜的是,很多的例子都在
證明這樣的想法。「公平」這個逐漸被世人認識到的神聖道理,卻成了更多人操弄私利的
重要掩蔽。


我會這麼說,是因為我對那些自以為是的「公平大意」感到深惡痛絕,尤其是那些自許為乾淨
如紙、或者積極想朝向這個方向前進的人,我發現自己很難跟他們有更多的溝通管道,我會稱
他們為「綁縛住的殭屍」,身邊總是散發著濃濃的屍臭味,深怕人家不知道你的深明大義,你
的思慮週延細密,但是越是這樣想的人,卻往往作繭自縛,甚至離散著身邊所有的人,畢竟人
是要能夠學習的,你不能夠作一呼百應、對旁人都能夠百分百、服侍的服服貼貼時,怎麼辦呢
?是呀?敢犧牲自己嗎?可笑的是這些人總跑第一個。

念再多的書,面對自己的切身相關的利益問題,還是會有所動搖,道理在通透明白,宗旨在怎
麼清晰貫徹,還是會有動搖的時候。當然,這是個極為偏激的想法,至少當我聽到朋友老愛用
這樣的道理原則跟我說明事情時,我總是白了他一個眼色,這樣的人更是不討喜,我不喜歡聽
到這樣的說法,實在是太心機、太無趣、也太沒有自主性了。也許人們從來就沒有所謂的自主
性,有很多事情必須要去考量,他們都懂,他們也都因此變得優柔寡斷,但是這好像都把原本
無害的大眾變得彼此對立起來。

好像是個和平主義者喔,認為應該世界大同、沒有爭端、跟衝突,這樣的想法理想嗎?這樣的想
法幼稚嗎?對許多人來說是的,尤其是那些假裝現實的人、假裝深明大義的人,試圖認為可能完
成所有可能性跟達成所有人的想法的人,或許不應該花太多的時間在懷疑別人、樹立敵人
整本菜根譚我只記得那句話:「水至清則無魚。」

大而化之或許就是「阿沙力」想表達的意思,大智若愚可能是個理想的境界,我不停的在美化這
種人格特質,可能因為我總覺得他們的笑聲實在太真實有力了。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