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是很奇妙的事,因為總是發生的毫無來由,也許能夠在理智的控制下遏制澎湃的情緒,
但卻永遠不會曉得什麼時候,那種莫名的身體顫動又會再度出現。

不像笑,不像憤怒,也不像悲哀,有太多的方式可以紀錄,也知道這一切所謂何來,也許哭
泣就代表著悲哀吧!但誰又知道那不會是喜極而泣、或是為了憤怒而擔憂的淚水。總之,在
潰堤的前後,腦裡都只是一片空白,好像什麼都是新鮮的,什麼都是模糊的,什麼都不重要
了,因為只有當下的激動是實在的。

人的感情是如此的豐沛而多元,但是越來越覺得細膩的感情反倒失卻其中了,有太多的顧慮
跟理想計畫矇蔽、磨鈍了原本該是纖細、直接且敏感的各種反應。我想哭泣那種無法自抑的
衝動一直不停地提醒我這件事:真正的情緒該是自然湧現,那是人最美好的、獨特的感受,
人不應該只是活在太多無謂的情緒、感情之中。

我漸漸體會到「幽默」在生活中那不起眼但卻十分重要的地位,也許這樣的生活態度始終被
人認為不負責任,但卻有多少人在回首過往,突然嘆息那幾回的忸怩、迂迴,那幾回的意氣
用事。我想那麼多的感情之所以遊蕩在人間,多少是為了要疏散那些無法排解的痛苦,有人
說:世事已是如此多苦,何不笑笑的過一生呢?

但就是有許多人寧願讓更多的情緒左右、牽絆著自己,好像唯有這些顧慮才能讓周遭的一切
發生的更圓滿、更周全,也相信這些情緒顧慮都能支撐著自己不會倒下,在這些情緒裡找到
了勇敢,悲壯的英雄心態作祟,在這些顧慮裡找到了成熟,為這個現實環境所下的注解。

但這一切,似乎都在哭泣中被唾棄、嘲諷了,在那短暫的幾分鐘裡,其實不停的抖落了身上
背負的所有人為假造的負擔,你感到累了,就讓身體自然的律動告訴你並不孤單,你實實在
在的活著,你的生命從來不是只有你自己孤單無助的走著、撐著,相反地,那些毫無來由的
感受與律動,就像來自一個始終不曾離開自己身體半步,但卻被你忽略許久的好夥伴一樣。

你看到了自己備受呵護、關懷的一面,當你習慣看到所有與自己不同的人而心生孤單的時候
,你找到了一個與自己親密相處的友伴時,內心的澎湃是那麼溫暖而親切,不由自主的將自
己的蠻橫、驕傲的自尊完全托付出去,此刻不過想接受所有的安慰,哭泣,所有情緒的宣洩
,正是抖落那一身的虛假、重負,好讓你此刻的靈魂能夠好好的休息。

「未到此生路盡時,錯信此生路漫長」,這是從一位長期於安寧病房裡的社工人員所說的,
人生的凋零是可以迅速而無聲無息,但卻在這一刻來臨之前,像是無止盡的延伸到看不見的
地方。我看到的只是所有毫無止息的虛妄想像,人要背負著這樣的痛苦到什麼時後才能解脫
,面對洞穴的燭火影光,我們始終沒有乾脆、灑脫的擺脫。

我想是需要它,因為擔心社會的現實是如此的可怕,擔心一切的未知,所以要不停彌補、不
停想像,直到生命裡的幻象是如此貼近真實,混淆了眼前所有的一切,模糊了,就有了躲避
、閃躲的理由,就有了不用在第一時間裡遽下判斷,人終究還是如此軟弱的。

你還記得自己上一次哭泣的理由是什麼嗎?或許絕大多數的理由只會是無限的悔恨,眼淚似
乎永遠代表著無助的時刻終於來臨,人終要放棄那稱持許久的硬殼,好讓自己能夠重新呼吸
著新鮮的空氣。悔恨會是個好理由的,它至少告訴著自己,什麼才是真正現實的事情,總在
淚眼婆娑中看到事情最真實的一面。

哭泣需要理由嗎?正如悲傷需要理由嗎?我想這兩件事是不能混在一起,或許悲從中來,但
是淚水卻只會選在最特別的時刻來臨,那是怎麼樣也料想不到的。或許在悲傷的理解中找到
了生命的定向跟意義,正如其他的感情一樣,在跟它們的相處中找到了自己,但是哭泣的當
下或者在之後仍要去找到個答案來陳述、紀錄,也許只是開啟下一個虛妄的想像歷程,我想
,等著下一次更激動的哭泣吧!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