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乎情,止乎禮。」也許不明白現在所做的事情的緣由是什麼?但是清楚現在正在做的該是
打從心裡想要的。我覺得這點很重要,但這不表示那代表著「作的事情要有意義」這句話,畢
竟這是多麼因人而異的判斷,所以我想直接點地描述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所以我想到「發乎
情」這句話。

這很實在,但卻始終被壓抑著,所以在後邊又加上了「止乎禮」,狂放的感情是該受到約束的
,這是不爭的共識,但這也意味著某種聯合扼殺人性的可怕。「人性」這個字眼本身就是枷鎖
,是最不人道的發明,迫使著許多可憐的人、柔弱的人、猶疑的人,在面對自己的短暫生命的
過程中,始終擔心受怕。

已經有很多人宣示過對此感到極不滿,不管是透過積極的或是消極的方式,總要對這些服務於
某些人的職業儈子手進行大批判與揚棄,爭取自由絕對不是要換來一個名為自由的新鎖鏈。人
性不應該在被專業性的探討了,甚至連「專業」這種詞語也該少見於這種場合。畢竟,那種刻
度不應該任意出現每個人的生命當中,尤其那是來自一群自以為是的人手中。

「發乎情,止乎禮。」告訴了這個顯著的道理,看到這樣的一句話,就像面對後來學到的偏義
複詞,只能夠選擇其一,而不幸的是,習慣把這兩個被選中的並列項,視為彼此極端衝突的兩
造。果真如此,也許當時沒有這樣的設定,但是這就是我們不曾自己的偏狹之處所成,於是習
慣讓情況變的比較容易控制的情況,也許這樣的解釋本身就有疑問了。

既然從衝動的情感出發,加以限制的許多法條、道理是否代表了我們選擇了另外一種情感,這
是有趣的課題,什麼是被選定的感情,什麼是被選定的衝動,在這句話出現之後,不停的受到
爭論,也許在當時、在現在,都是如此。只是在情與禮之間那個被二分的意外發生之後,這個
懷疑好像雲淡風輕,也許有人曾經試圖板回那個即將窒息的情感,但是可能嗎?

於是放浪形骸、浪跡天涯-原來問題的根源與解決方式都在人群。

果真如此嗎?我很懷疑,就像人總是習慣把對非人的感情,解釋做不過是對人的感情投射結果
,人沒有獨自發揮感情的場合與情況嗎?這對於所有描述情感、心境的文字、作品裡,好像總
是畫上很大的一個問號。

我想這從來就不是問題,而是當「禮」這樣的東西出現之後,才讓問題有了定向,左右了感受
的原點。大眾的感情就是一個借鑑,我們可以從中學到如何面對自己莫名奇妙的種種衝動,災
厄就從此誕生,於是我們只敢嚮往那個縱身野外的無人生活,才能夠盡情的歡樂,這樣的希望
,透露了幾千年下來,只保留了悲苦的情緒在人間,無限的歡樂-請留在野外。

這是多麼基本的生活需求,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但卻在這個號稱自由的時代裏,被視作應當
被有效約束的行為,諷刺的是,只有那些被貼上標籤的非正常人-精神病患、幼童才能夠擁有
的權利,任何一個正常的、與人群接觸之後的每個人,都會學習到在自己的心上穿上了容易辨
識的制服-那就是社會上的潛規則,也就是社會化。

人家都說社會化是個與族群同化的過程,這聽起來有點怪怪的,只是同化嗎?我想站在為了有
效合作、運行社會各種機制的情況下才站的住腳,甚至這樣的前提也越來越稀薄,只不過是為
了給別人留下生活的空間,什麼時候情感這樣無形也變的如此具體且具侵犯性,畢竟大家都會
談社會化,但是從來都感覺不到,所謂的社會化其實簡單的說就是自我約束。

但是還是會羨慕那些受到社會忽視的、但卻自得其樂的許多人,這些人或許常常被冠上個藝術
家的頭銜,或許現在還是會有人認為這些人不夠現實,太過自以為是、自作主張的活著,忘記
了許多現實該煩惱的諸多事情,硬梆梆的腰桿總是造成許多人的麻煩與不便,他們總是有著自
己的規則,甚至要求旁人配合,這是一種近乎抱怨的負面標籤。

一旦等到他們的作品或者理念成了一股風潮之後,我想他們還是自在的活著,但是會有更多外
圍的實務操作等著他們,那已經是另外一回事了,漸漸地逐步褪下某種神祕、吸引力的光環,
而是變的跟一般人一樣-社會化的人總認為自己在挑選某種令自己感到驕傲的放縱,但卻時時
感到空虛,也許眼見的許多藝術家一個個像是黯淡了光環,而在心中大嘆遺憾,但是那些藝術
家卻仍舊抱持著自我滿足的許多道理。

這就是差別?情感果真只是向著許多人嗎?還是不過是來自內心的某種特殊、難以名狀的一切
。我們常說要傾聽來自身體的諸多訊息?但是可惜的是我們還是藉助許多文字與學識來解釋這
一切,「止乎禮」不正視未了讓每個偶然的澎湃情感「發而皆中節」。如果不能如此,相信會
帶來災難,「樂極生悲」的警語才會出現。

這只是不斷強化這個不爭的事實:我們畢竟生活在人群之中。這是多麼近乎埋怨的求救訊息,
試圖透過這樣不斷的壓抑自己,使自己免於接受那種原罪般的歉疚不斷折磨,我們選擇自我刑
罰來減輕旁人敵視,但是這有什麼根據嗎?好像從來就找不到這樣作法的歷史源頭。但是我們
都還是相信這一切都有個善良的出發點,一切痛苦只是因為我們太過在意那些細項的枝微末節
,一旦跳出來,在寬廣的視野下,絕對看的到這個一切都有個道理的世界。

這是不能逃避的信仰與救贖性解答。我們只纏愧自己的井底見識,但卻缺少對自己那種令人汗
顏、不自量力的貪婪個性感到噁心與窮極無聊。所以我們試圖在每次陌生的感受上建立起某些
相對應的具體行為來記錄這個有趣的發現,只是誰知道在一切感情結束之後,這些做法就像傳
世的文字、畫作、音樂等等一樣,所有儀式、特殊性的作法都該被當作一種作品去欣賞。

也許我們現在正在執行著其中幾項,並且毫無意識的反覆操作著,只需要當作理所當然即可。
我想我只是在抱怨許多早已過時的陳舊規矩,但我想這些會被珍視著規矩能夠不斷的重現江湖
,實在也說明我們被教導的很好,再也不會有更多變體出現,因為我們必不期待。一個原本是
用來記錄情感的標誌,卻變成令人心灰意冷的煞車器。費心的準備這一切吧!因為你根本找不
到時間感動,時間早就被好幾代以前的人給紀錄光了、訂光了。

這就是過去的人欠我們的,但也有被虐狂的我們自己欠自己的,原因是什麼?到現在還是個不
解的謎。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