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平凡中找尋不平凡之處,自裡頭見證偉大,這是何其難得的修養,何其幸運的恩賜。
那是獲致人生真正、實在幸福的不二法門。我想到這樣的話題,或許可以記錄生命轉變
的痕跡,也許有一天,又回到了過去,也許在這之間不斷的徘徊,也許有一天這篇文字
紀錄的是一些只有現在才看的懂的許多事情。

這是一個亟待釐清的問題:「眼高手低」這句話到底該不該審慎看待,這是罵人不切實
際的話,但卻有著警戒人們必須在眼光放遠之際,看到那光鮮奪目、豪華美麗時,同時
要記著萬丈高樓平地起的決心,及隨後堅持下去的堅忍毅力。這是最困難的地方,畢竟
很多事情都跟我們所想的、習慣中的不大一樣。

美麗的事物背後都必須付出代價,這些代價並不像我們享受這些美麗經驗般短促,剩下
的貪婪只會助長歡樂結束必須要彌補的諸多痛苦,其中很多是毫無來由的。我們無法讓
這段時間縮短,也無法讓它延後,我們只能在面對無法多拿一絲一毫快樂的情況下,對
期保持畏懼,甚至是擔心害怕。

真的如此等價齊觀的看待這些問題嗎?是的,這是從小就被教導出來的可貴道理,有什
麼不對嗎?必須如此不斷地反問自己,因為實在沒有辦法相信公平可以存續在世界上那
麼久一段時間,世上最可怕也是最大的力量,就是眾人的默許,是如此綿長而似是而非
,難以觀測,也難以顛覆。

畢竟,當我們的眼睛可以看到幾十米那麼遠時,卻只有擁有不到一米長的雙臂,以及難
以維持數十哩路的腳程,也許我們不應該誇下如此看似負責的海口。但實際上問題還更
複雜,眼前所見的一切與手邊觸摸的、腳步履踐的、耳朵聽聞的、鼻嗅舌嚐皆有所不同
,何必僅僅讓那不足一釐米的世界來左右一切。

人們常說:「你無法決定生命的長度,但是你可以決定它的寬度。」我想這句話是可以
補充的。盲目的追逐那毫無邊際的無限延伸,始終離不開那天生就給定的限制與無奈,
要看盡、感受盡世間新奇,或許只是讓時間凝滯在那短短的片刻間,試圖在其中掌握、
擁有一切,擁有極大、極多、極好,生命豈止是如此單一、不堪。

也許生命該有它的厚度跟重量,甚至是它的語言、聲響、氣味以及種種想像的到的一切
,就在看待一樣簡單樸實、不起眼的事物上,也能透層層剝析出更多的生命樣態,人心
不容易掌握,就不要意圖去牢牢把持,讓生命著落、映照在事物的每一個面向上,或許
迴繞、循環不盡,但是生命不就是如此,在新鮮的事物間也不過為了擺脫這個看似可怕
的停滯不前,畢盡真正可怕的是那顆躁動、疑惑的心。

只有單一的依賴,會讓事情不停的更新、變動,僅僅只是事物的變動。

常常看到藝術家虛無飄渺、不切實際,然而我們不過是放縱依賴那個單一的世界,在裡
頭自以為是的趕超向前,自以為高高在上,高傲輕慢。然而,終究感到空虛,始終覺得
到不了一個盡頭,力量就像投入一個不知邊際的世界裡。我想藝術家們的世界會是更頭
角崢嶸的,我想不到更好的詞,比起費心去串聯每個片面的視覺印象,慢慢地也忽略、
遺忘對自我本真的感受,他們更重視那個從無到有的自然歷程,體會的更多、更豐富。

我不想強辯那個介於真假之間的無味爭論,那不過是遺毒又再一次發酵。因為爭論從來
得不到最後的答案,那是一種迷信,很難想見中有會如此一天的到來。或許根本不要去
期待這樣的世界圖像會是什麼情形,浪漫的幻想力終究是無邊無際,是生命賴以堅韌生
存的基礎之一,而基礎又是如此的多元而複雜難辨。

當我們看到藝術家的平淡、稀薄時,但卻又滿懷著某種不知所謂的羨慕跟忌妒、輕視又
好奇的矛盾綜合感受,當我們的生命沉澱、安靜下來的某個片刻、或者是正在激昂、不
明究理的當下,偶而發覺那個新鮮的刺激,與不知何時被落下的印記,在最輕的姿態中
,表現出最重的力道。

很多人視這樣的體驗為珍寶,最後為追尋這樣的珍寶而犧牲更多,這是悲劇想要紀錄的
人生況味,卻在人間上演著不同的版本。

最後我要說的,所謂的藝術家亦不過爾爾......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