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事情一但願意說出來,也就解決了一半了,然後就會發現原來,世間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其實不應該花費太多的時間與自己的大腦為伍,那樣的時光留給午夜夢迴之際就可以了,光
明的世界,照耀的不該是一層層煙霧瀰漫的五里迷障,讓它無時不緊鎖著眉頭,反倒看不清楚
許多事。

這是一個心靈成長的共修團體,他強調這絕對不是個宗教團體,只是一個普通的社團,有些課
程可以進修,是心理相關的課題研究,但似乎不是很專業的研究團體,不過我想如果真的又是
那種很專業的課題探討,也達不到那樣的效果吧!這樣的團體絕對不是為了真正解決什麼問題
,只是待在裡頭的人,多半能夠找到點心靈沉澱的歸屬之地。 

這是現代社會人的宿命中的原罪吧!勢必得遭受許多無名冷漠、離散之苦,充滿了無數的懷疑
、恐懼,對四周圍漸漸失去了該有的信心與樂觀面對的心情。所謂的「深刻」的心理體會,漸
漸地只是寫滿了無數的孤獨、痛苦的負擔經驗,樂天、開朗、直率、熱情也變的像是代表了只
是虛浮、膚淺,不值一哂。 

有一次我在書店裡,遇到了一個陌生人,不停地在我的身旁,表現出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最
後他還是鼓起勇氣來像我攀談,我以為他是要跟我詢問什麼,結果,他告訴我,他不過是想要
在一天之內,與三十個陌生人聊上幾句,不一定要認識彼此,不是為了推銷什麼理念,只是簡
單的要與人接觸,他告訴我說這是他最近在上的某堂課所交待的作業。 

他說他很緊張,畢竟所面對的人是不是容易相處並不清楚,也許這會無形中、無意間去冒犯到
人。我們有一段很開心的對話,他好像更開心並願意去與更多陌生人攀談,當然我們都同意,
技巧必須要更好。我覺得他們都很熱情,就像刻意營造一樣,看來有些生澀,但是一旦遇到了
願意停下來讓他進行接下的談話,他們都會像幾十年沒說過話一樣,停不下來,此時此刻,我
會為他們的孤獨感到同情,但也對他們的傻勁感到佩服。 

他們始終在期待一個能夠暢所欲言的環境,但是從來就像遇不到這樣的機遇,但這並非意味著
該放棄,而是你必須仍要保持著信心,這樣的時機終究會遇到,我想那樣的課程就是要他們知
道這個道理。 

這好像一場儀式,讓人相信這一切會都透過它,事情都會變的順遂美好。在那個心靈成長的共
修團體裡,他們會聚在一起,把這段時間裡所遭遇到的許多事情與念頭、想法,用最赤裸的方
式告訴大家,過程中,大家可能會給予附和,但是有更多的時間會遇到不一樣的想法,這時候
這個人就必須要面對這個兩難的關頭,可能原本自己所重視的、覺得很難解決的重要問題,卻
變的像是一文不值,而那段為之所苦的時間像是完全浪費了。 

這個時候,有些團員可能會選擇離席,就像我們一般人所做的,反正大家都不理會我了,繼續
待在這個地方,也只是多給他人看笑話而已。但是裡頭的老師可能會反其道而行,將你拉回來
,要你繼續你剛剛所說的許多問題,及你的想法,你必須要把它說的更詳盡,更清晰。你不是
為了說服大眾才來,而只是為了要陳述這樣的感覺。 

偶發的一場意外,一位團員的丈夫跑來,同時帶著一票警察來把老婆帶回家。他很自然、坦白
的面對這件事,像是經常發生一樣,他們背負著許多外界質疑的眼光,我想並不會只有他們,
而是類似這樣的許多團體,都會遇到的窘境。也難怪他馬上跟我強調他們不是一個宗教團體,
但我想強調的越多,外界質疑的也會越厲害,因為問題不是出在宗教團體上,其實只要是團體
都會引起猜忌跟懷疑。 

他很謙虛地跟我說,他們的團體跟靈修沒有關係,他們講「分享」,但不是為了只是為了要分
辨、探究什麼,只是簡單的要與人分享,也許會有幾分討論,但是絕對不是為了要辨證什麼觀
念,那將會是個多麼沉重的活動,我想最後也只會變的更加愁雲慘霧。我想這是因為彼此都鑽
進了牛角尖,同時我們在深入探究的過程中感到刺激,享受了快感,以及深邃的自我肯定,但
是到最後還是發現到,那些看似中立、無情的解答,最後無法解決任何問題,我們只是浪費了
更多的體力去承受更多的問題與痛苦。

畢竟問題還是在,在多的分享,在多的說話,也許只是單方面的宣洩,對問題的解決能有多少
做用,這樣的懷疑,始終困擾著更多的人,或許這也是這些團體令人感到奇異的關鍵所在吧!
但是其實有很多時候,問題其實有很多存在於層層的障礙在阻擋大家的認知,以致於每個人都
只能獨自面對,終致造成無數的陰霾、壓力,真正的痛苦或許就在這裡了。

事情就是如此,越來越依賴的世界,只是讓更多的問題滋生,因為太多需要仰賴一個無形的聯
繫上,這些聯繫已變得無情且不是那麼自然,我們顯然已經習慣這樣的世界,認為許多的聯繫
都是一種新的負擔,於是慢慢地,希望讓這些聯繫能夠自然的出現,越自然越好,所以我們不
需要負擔一切代價,但是這樣僥倖的心態,才是許多真正問題、痛苦的根源吧!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