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製化的出發點是好,值得鼓勵的,針對每個人實在的需求去工作,避免亂槍打鳥式的浪費。
同時,客製化的特殊性拉長了製作的過程,使產銷到消費的過程變的更長、更複雜,也許這是
個奇怪的結論:這也意味著這個過程會比較珍貴。

拉長的過程要求著消費者必須更清楚的了解到自己真正的需求,這必須仰賴與製作者之間更頻
繁的溝通與絕佳的默契,這就是浪費得以消減的原因所在,在這樣的社會裡生活,也較不會有
大規模產製、配銷之後,隨之而來的冷漠,畢竟前者所聯繫的關係是站在雙方都能互相體諒,
甚至可以說那是個合作的過程。

這不是姜太公釣魚,每個人都各自準備好自身之後,變相的只去祈求機緣匯聚,然後在冠上一
個美化了的說法,這是一雙「看不到的手」,這之間都充滿著「願者上鉤」的自願。看似一切
合理、自在,然而,正是因為這些「自在」、「自願」讓許多人在之間不知所措,徒惹痛苦而
已,這樣的痛苦就是人家常說得自私自利。

但是,與其落得了個自私的污名,也比老想干涉人的名聲要好聽的多。所以決定只要把自己所知
道的一切、能做得到的一切都準備好,畢竟這個世界這麼大,任何人都可以找到自己所需得,人
跟人之間的聯繫就是能夠在諸多因緣找到自己的歸宿,人無需要為這件事感到痛苦,或者發大願
要試圖去措合。

確實,這種想像左右了我們許多看似理所當然,實際上卻是可以避免的許多痛苦根源。漸漸地,
失去了想要去關懷他人、服務旁人的許多念頭,「自管門前雪」,儘管是個自私的念頭,但是,
好久以來就被認為這樣的作法最後還是會導致一個祥和的社會,因為沒有人會遭受到壓迫,每個
人都只求盡好自己的本分,忽略了的合作關係、休戚與共的聯繫於是成了一種負擔,「負擔」源
自一種從來就認為它不應該存在。

關懷別人是不是一種干涉,問題不在這件事本身,其實很多困擾都是如此,迷惑於這件事或者我
們怎麼處理這件事之間是否帶來了痛苦。立意良好的許多事,最後都因為我們的自作主張與貪心
、甚是一種可能不是植諸於善意的假意奉承,最後連這件事本身也受到波及、污染。

因為我們試圖去關懷一個人的同時,卻在腦筋裡時時想起過去在學習到對旁人的堤防與防範。所
以常常會看到這樣的矛盾的畫面:一方面不停的去鼓勵人家踴躍去關心別人、慰問別人,但是卻
警戒著一切不應該建立在毫無設防的情況下。如果無法信任旁人、相信他們確實值得我們去幫助
,任何自以為是的關懷都將會在無形中意外的變成另外一種加害。

因為我們不了解對方,這個社會是鼓勵我們不要太過表露自己,也重視隱私,並試圖讓每個人在
每個角落都能夠找到自己得以躲藏的角落,當然不會如此使用躲藏這樣負面的詞語。我們的幫助
必須是一種雪中送炭、出其不意,唯有當人家尚未開口的情況下,幫助才會顯的溫暖,這是這個
時代所讚賞的「和諧」。但是那是何其微妙的機緣密契,猶如浮萍般偶然相聚,可以想見得,大
部分時間我們所能夠提供的只是表示心意,而非真正給予實際的幫助。

所以還可以看到一個特別的情況:不如我們來利訂公約來使人們能夠提供一些制式化的關懷吧!
緊接著就看到許多忙壞了的人,為了要滿足上位者看起來美觀、周全的「細心呵護」,試圖在各
方面都能做到滴水不漏、並能夠留下許多的紀錄,好讓這些事情能夠有跡可循,讓外面的人、後
來的人都能夠知道,這一切都是有在進行的,但是可悲的是,越是如此制式化的關心慰問、伸出
援手,不只讓當事人本身感受到更虛偽的壓力,而外界的普遍觀感,只會把這種應當發自內心的
自然情感,變的像是必須進行的例行公事,中立的情感,只會讓許多事情失去彈性,失去所謂客
製化的優點。

客製化就是為了要能夠符合所需的人的要求,當然這樣的要求不是透過無數的統計數據及延續傳
承的習慣作法,而是當下我們對於這個人的徹底了解下,基於一種能夠讓人感到溫馨的積極關懷
:我做這件事,相信我,我只是為了要讓你能夠活的更快樂!我並不是基於對你的同情以及我對
你的感同身受,他不是你,你的痛苦不一定就是他的痛苦,他的需要你不見的能夠憑著對自己的
了解,就能夠完全照搬。

這些社會上原來存續的溫暖聯繫,原本來似有若無的牽繫著,一旦受到許多刻意去進行的、甚至
服務於其他目的的作法底下,也迅速讓一切意義中止,降到冰點。正如那一切基於關心的一紙命
令,最後卻變成每個下行機關奉之必行的義務,有誰能夠從中真正感受到那實際進行過程中獲得
的滿足?

社會應該也要能夠客製化,也許這是一個天方夜譚、天真的想法,有太多的公共、外部事務是不
能夠僅僅仰賴待在社會裏的各造彼此去進行,所以必須存在著一些涵蓋全體之上的組織、人,來
帶動一些大家都要能夠奉行的條例,以便讓社會進行的更加順利。但是結果就是,我們只知道該
做這些事情,但是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感到迷惘,其實我們也從來就不知道做了這些事是不是真的
能夠達到它的目的、滿足了某些人,還是只是不停的浪費資源,消耗在空洞的、漫無目的之中。

有人認為社會應該有更多的對話,讓各界都能夠了解彼此的想法與需求,這無奈是個理想的世界
,其實很多想像就是已經設想了你我之間的差異,當然我在這裡也不要宣揚那種把人群之間的差
異都抹煞,然後大鍋炒的什麼共同體想法,畢竟有太多的歷史痛苦、悲慘經驗都發生過了,其實
那並不能夠真正怪罪在那種理想,而正如剛剛所提的:一旦許多事情被提出來該去做,並鼓吹讓
大家去進行,原本只是偶發的一種感想,最後卻變成大家共同承擔、非去之而後快的不愉快經驗


「客製化」看起來像是個鼓吹一切自由進行的世界,讓大家都能夠自由接觸、進行某些人際之間
的關係、作為,但是這不應該是個統合的口號、名稱,而是一種描述的名詞,有各種型態,各種
方式,各種場合、各種機會,等等。這是個很老生常談的老調:去感受一下社會的脈動,同時相
信世界始終不斷的變動,自己當然也不要老秉持著一個觀念、一種關懷、一種行為,就像人家常
說的:傾聽會讓世界變的更祥和,當然也包含一個很重要的價值,要實際去傾聽、去做、去體會
,這就是「客製化」所表現的尊重文化氣氛。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