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上復健的日子,發現人想了很多方式在協助、療癒人因生理上所遭遇的意外傷痛,
有別於醫師問診的短暫冷淡,漫長而直接的治療過程,復健師協助你、陪伴你走過痛
苦,儘管總是無法立竿見影,但是卻慢慢轉變對身體的許多觀感。

在這段看似無意義的時光裡,會漸漸聽到來自身體所釋放出的微弱訊息,休息不只是
放著身子靜止,然後逕自閉上眼睛走開,完全讓身體自己去承受這一切喧囂過後,有
時候,運動、觸摸、刺激反而才能讓身體真正從緊繃中放鬆下來,而也唯有放鬆之後
的身心之間,才能進行更多有意義的溝通,並培養默契。

物理治療師不只是負擔著生理復健,修復工作的角色,心靈上的恐懼與不適應、茫然
,自然也在他們悉心照料與循循引導之下,得到支持與信心。他們令我安心、放心配
合他們找尋到身體一直苦苦等候的「真正休息」。




生命是被囿限的變動體,從來沒有一刻穩定、恆定過,自以為渴望穩定且一成不變的
僥倖心理,是經不起時間的考驗。我們總會在最後耐不住性子,並可求有見新奇而不
可怕、可以控制的事情,不時、或偶而衝擊一下平淡的生活。

人是不是該生活周遭所在隨時表現出一副柔弱、需要依賴的形象與特徵,我想不停地
靠著某些藥物來控制身體,使它隨時保持一種我們熟悉的狀況,這大概是一種既古老
而又現代的觀念。

在古代的中國那是強身補體,也許是求長生、求成仙,在現代,有些人是在迫不得已
的情況下,必須靠它們來使自己感到舒適,有些人則認為那是種預防、這很像那個被
延續的古老觀念。

人會變化,從這件事上看的具體且活潑生動,心情的變化是如此虛無縹緲,但許多服
藥行為卻是在身心之間同時發生作用,當然並非真有什麼令人快樂或令人憂愁、痛苦
的藥物,不過,也許未來真能出現這樣可怕藥品。但是對現代人來說,服藥所帶來的
心裡療效或許遠大於生理療效。

人在某個時間點上早已不再是自己所熟知的自我。因為各式醫療行為與事物治療以徹
底將這個人給脫胎換骨。

修復,絕對不一個恢復為原來的過程,它只是令它又從新回到或經過那個熟悉或相似
的狀況,甚至早已走向一個新的,另一個從來未知的世界去。正如我現在的復健一樣
,自我損壞開始,一切都不在一樣了。

這個復健的過程也不是要讓我回到過去,讓目的始終窒礙自己、感到悲哀,而是幫助
我重新接受一個新的身體,重新與它發生關係、認識它們,一如每個被藥物匡正的身
體一樣,才能與過去的遺憾與不甘和平相處。

也才能在他們的鼓勵下、勇敢擁抱、創造新的事物,並發現原來要習慣變動是個多麼
困難的事,但卻又是個必須努力去學習的事,因為他不管你是否習慣,或者早已學會
如何面對、與之相處,而不停地在後頭排好隊,一個一個朝你前進。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