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之事不好作,難在分身乏術、難在一個人只有一顆腦袋。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裝聾作啞
,聽不見、看不見,這對於上任三把火的新官可難熬了,可是卻又是不爭的終難捷徑。

眾人之事做起來令人痛苦之處就是眾人之事,你面對的是眾人之事,你也只能用眾人之事的
方式去處理眾人之事,讓一切變得好像都是天衣無縫的樣子,也許在小小的辦公室裡,居中
帷幄著、擘畫著、盤算著,但是就是要看起來像是有個上帝一樣在不停的操弄著。

沒有任何一個服從是天生的、自然的,所以人想破頭就是要讓這件事情能夠順利的去作,其
時有沒有必要,沒有人能夠說得清楚,所以才會那麼吃力不討好。你可以抱怨所有的人,但
是就是不會有任何心理負擔會因此減輕,你只會被看輕。

太多的理由只代表你優柔寡斷、沒有見過重要場面,作不了重要的決定,可惜大家又把這樣
重要的關鍵機制起點通過一個簡單的多數決產生,後果又要在穩定的期望下延宕多時。

不停的想辦法包裝赤裸的權力核心,也不知道是要包裝它的醜陋、它的沈重,還是它的光環
、它的珍貴,也許其中冷暖,飲者自知。所以坊間才會出了那麼多揣測的「厚黑」想像,總
之只要把詭譎、幻想的小說般情節套用上,好像就對了。

這種事情從來就不可能公開,不知道是為了包裝什麼。

因為不需要人了,領袖也就被支解了,其實他們過的越來越痛苦的生活,因為社會要的不再
是明確的智慧去引導他們的方向,這個早就違背人性、也侵犯人權,他們只要能夠有個可以
投遞責任、拋棄壓力的目標就好了,眾人之事,首要處理的重點就是平息民怨,其他的,沒
有這些基礎什麼都做不出來。

「moss」到現在還是啊,沒有變得比較聰明,還是一樣的短視,看不清楚很多時間必須要
去等待、最後甚至還要去失望。現在,勞心的人越來越多了,事情就是那樣多,在多的都是
夢話空談,其實是無聊的人所想像出的無稽之談與臨時的躁鬱症、恐慌症發作。

顧慮變多了,因為很多事情必須攤在陽光下,而且只想看到完成品的外觀,太多的展示也不
過是浪費時間、空間,展示的過程只是要釐清權責,這就是不停傳承的眾人之事的核心關鍵
,隨著時間偶有轉變,影響的也不過是看的人多了、關心的人多了,積鬱的人多了,出事之
後影響的人多了,自然謾罵的人也多了。

當代最令人激賞的人權里程碑就是「言論免責權」。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