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意外?

意外就是即將發生的遺憾,沒有辦法預防、也沒有辦法補救,只能束手就縛的等待它的發生,靜
待一切將會隨著時間流逝、淡忘。

意外是讓人意識到無力與無奈的警鐘,是另一種讓人從來不會覺得孤獨的熱鬧、喧囂,這世界上
有意義的絕對不會只有人而已。

然而面對這些意外事件,我們卻也只選擇用怨懟人的方式來降低心情的不悅與無力,因為從來就
不知道除了人之外,這世界上究竟還有誰跟我們同住在一起,我們曾經意識到它的存在,只是從
來沒有人始終把它們放在心上,總之我們的相遇總是有意無意,這是許多人心裡的註解。

沒有人相信這件事,也就沒有人願意冷靜、平淡的看待這些事,意外,顯得有點像推諉卸責的藉
口,這聽起來像是個靡靡之音,似是而非,在這種時候,不會有任何人相信這一切都只不過是場
意外,一定得要有個人負責,權充那個從來未曾蒙面,但卻又始終不得不遭遇的未知。

每當談及這樣的話,總是會備受抨擊。

人為疏失是容易解決、容易轉移焦點、平息怒氣,人跟人是平等的,我們將從折磨、咒罵他們獲
得心中對平日的積壓的一點紓解。尤其各種動作,請期待要能服膺八方之眾,或者其碼是要能夠
用折磨自己的方式來表示點點同情。

只有在這個時候,「站在同一條船上」這件事變的異常重要。這就是意外所帶給我們最珍貴的啟
示:人變得緊張、恐懼,所以必須緊緊的站在一起、抱在一起。因為在這個偌大的空間裡,人其
實極度孤獨。

殘留在人身上的一點的非文明氣息正是人與人之間的尖銳相對,與反抗的衝動,「臣服」這樣的
字眼所傳遞的觀念從人開始失去強悍的活力之後的委靡症候。



其實,當災難降臨、意外發生在你我周遭,只希望這個痛苦的回憶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被翻攪
、提醒,許多人寧願單獨承受那個無法為外人語的沉默傷痛,選擇獨自與自己受扭曲的心情相處
,什麼法律、什麼賠償、什麼救助、什麼關懷,統統滾開吧,至少在這段還無法坦然接受外界的
陌生階段,你們那看似憐憫、什麼都不知道的自以為是又能幫的了什麼。

一切善意都被轉成貼著不懷好意與消費的介入,不停打擾著許多渴望塵埃落定的苦難倖存,他們
得代替那些不幸,承受更多的驚訝與記憶,以及一切自以為公平的社會規矩,仍舊得靠著溫馨的
社會團體生活存續,此時此刻漸也變得像是一種強迫。

當大家被集合在一起之後,是一切問題的開始,密集的生活景象,只能環繞著、依靠著許多的配
合與疊床架屋,許多描述無法自外生存的社會現象究竟是種對進步讚賞、還是禁錮的預言,不只
始終沒有個定論,或者只是某種學術上的文字興趣,但碰觸到的只是更多的羸弱,尤其在許多災
害之後。

人的無力在這裡看的一清二楚,不管如何的究責,始終無奈的是殺人的從來就是助紂為虐的自己
人,在自己人自以為是的自我救助與團結一致,退讓、忍受、為了未來看不見的長遠未來,而短
暫犧牲掉自己的曾有的點點疑慮,這樣的疑慮必須公開、必須透過更多人的疑慮才能成真,人不
是靠自己判斷、行動,而是必須透過許多人。

只能讓時間不斷展延、沖淡我們疑慮的濃度,對某些事情漸漸遺忘、淡忘,因為要讓那麼多人疑
慮成真實在是個浩大的工程,幾乎是不可能的。

割裂的各界,讓一個簡單的行動、主張變得不可思議的不切實際,簡單的技術性問題,變成困難
、複雜的領導統御問題、人性問題等種種,人有太多事情要考慮了,人真的有太多事情要考慮嗎
?是因為有更多的人同時存在在這個時空,大家的關係變得緊密,還是那是種無奈的無力與軟弱
,衝突、反抗、最簡單的不合常理的聲訴也變得銷聲匿跡。

原因只在這是個共生共榮的生命共同體。

共同體的意思不是不能犧牲任何一角,而是為了共同體的存榮,任何一角都必須有忍耐、犧牲的
心理準備。

也許我們讓它具體出了一個頭,一個嘴吧,一隻手,讓它看起來像是個活生生的有機體一樣運作
著,但結論只是如此的張牙舞爪、虛張聲勢的不合時宜。窒息更多的私人活力,助長更多的隱性
暴力與不停張揚的習慣性冷漠。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