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關注的是個人之自我意志、還是整體?
或許在一時代之中,我們可以關注到前者。
但是時間中還有未來,我們就沒辦法看到了 。

於是我們只能選擇讓這個世界用一個最平常、最通則化的方式去運轉,
不加以個人的色彩,
相信他的自發秩序, 也給予未來一個較大的發展空間。

當時間不斷流轉時....
我們存在的唯一意義就只能仰望那個曾經塑造我們的永恆,
這個...在古希臘就已經奠定了起點。
幾千年了,
沒有人知道這個是什麼。
只知道...
我死了,
那卻永遠存在。

我失望的走了,但也開心地放手。
只有再這個時候,一個人會願意將自己放棄,全心的交付予它。
此時,
人的想望很清楚的出現,
就是求生,
恐懼死亡的念頭,
希望生命不斷地延續下去...

在尼采的面前,
此刻,更懷疑自己真的是人?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