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不是從頭看到尾,當然李連杰的訪談總是讓我眼睛為之一亮,加上最近電影「投名狀」新上檔,就很有興趣的看了下去。

  他們兩個人的對話其實不是很咬弦的,很難感覺得出這段對話是有意義,反倒像是一段演說的片段,當然我會這麼說是因為我 聽了李連杰給500大企業以及CEO演講生命議題時,這段話影響我甚深。一開使就覺得李四端的訪談開啟話題的效果已經不是 很明顯了,換句話說,對李連杰來說:你(李四端)的問題對我來說是個小引子,但是對我來說,要說的絕對不會只為繞在這個主 題,不然就失之片面了。確實,對我來說,李四端的許多問題實際上打動不了李連杰的話匣子,但是基於已經對自己有一套通透的 、完整概念的李連杰來說,不合盤托出是不大有意義的。正如李連杰所說:「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好的事物中有壞的一 面,壞的事物中也有好的一面。」從這些話來說,研習佛學的李連杰每當說一件事,心中總有個完整的譜在運行,而這個譜是不容 許受到破壞或是片面解讀的,故其仍舊得旁敲側擊的一一解釋。

  其實我是比較看衰李四端的,因為我不大喜歡其發問的口氣與方式,但我也可以感受到與像李連杰這樣的人作訪談,很難在問 題上下功夫,畢竟對李連杰來說,問題反映的只是一面,當我問了,反倒是意味著我們錯過了另一面,於是他將苦口婆心的加以解 釋其根本原則。但是拋問題有時只求個回應,或是表達提問者的意見、或反應提問者的價值、甚或缺陷,但面對李連杰這樣的受訪 對象,這些意味著要從根本的原則給予解答。李四端不斷的變換話題,有時問題間的接續性、意義上的連貫性或許變得支離破碎, 或許是為了避免談話內容過份走偏,但是從李連杰從容不迫的應答中,可見這些快速變換的問題並不會對自己產生動搖,或是踢出 原則根本的缺口。我總覺得對於李四端這種資深的媒體人來說,或許對於那些只知內心修行的宗教家、哲學家並不是很看重,畢竟 媒體總是接觸在世界資訊的第一前線,他們總該是比較有機會看的比較深刻的一群人。這樣的推測當我每次從李四端口中迸出似乎 不是很切合上題的問題時,感覺到特別強烈。

  但是儘管李四端很難完成一個令人振奮的訪談,但是李連杰本身實在是太會講了,從他身上我感受到好多過去模糊的觀念,也 許是因為自己有習武經驗,故較能體會李連杰對與多觀念的糾正的動機,例如其對「武術片」而非「動作片」一詞,可以發現他對 自己原則的堅守,與其其來有自的深刻體會。
  我對其所談的「武術片」一語的概念頗有所感,自李小龍、成龍等,國際上對中國的武術認識僅在於特殊而神秘的技擊動作, 但是對於中國所謂的武術觀念與武術文化其實有很少的認知。對我來說,這意味由於中國武術動作不同於世界任一搏鬥術,有其特 色在,故在非中國地區,本身就散發出一種東方特有的魅力,但這是基於東西方在文化背景上的差異。但是如果將這種特殊的技擊 動作轉到中國文化區域時,又更多的只是在突顯其暴力的一面,正如李連杰所說的:「武」一字代表「止」、「戈」二字,但是電 影上從來就只注重在「戈」一字,強調在武術動作、打殺的一面,卻完全忽略了「止」這個字所代表的中國武術文化的精義所在。 (當李四端脫口而出「動作片」時,可以理解何以李連杰似乎有些不滿的)其實從李連杰本身所拍的電影中也強調出了這樣的一種 傳遞武術文化價值的意味存在,最近一部片「霍元甲」中,就很強烈的表現出其欲傳達中國武術中「止」字之意含,當然其中也包 含了避免仇家追殺的意味在,但這也是一種側面可以觀察到何以中國武術發展的特色會是如此。
  另外,李連杰所說將武術作為一個電影的元素,而並非只是電影欲強調的重點也是一件可以加深國際對中國武術的深刻認識, 那將使中國文化被深刻了解,而非僅僅片面的神秘色彩。此令我想起了過去所看的一部邵氏電影「武館」,其中也是有許多表現過 去武術門派之間可能遇到的故事、情節,並不是為了打鬥而打鬥,想反的武術技擊在片中反倒成了第二位,武館之間的交涉、武者 之間的交手等等都表顯了作為中國傳統武者應有的修養。此並非時下一些表榜特殊動作、技擊的所謂「動作片」所可比擬的。
  
  李連杰給我的感覺像是一個浮在空中的白雲,以下節錄一段對話:    
李四端:「您演說了這麼多,有沒有考慮拍成一部電影,叫「李連
杰看人生」。」
李連杰:「這種電影沒人看的。」
李四端:「不用管票房。」
李連杰:「我現在不就不斷的演說,人的生命不就是一部電影
嗎?」

  每當李連杰說自己看的是給千年的過程時,總有一種很自大的感覺,但是他總說自己也仍在學習時,也許真正自大的是我自己, 而且不願面對自己的無知。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