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的第一天已經把人折磨到不成人樣,拖著疲憊的步伐,嘴裡一直念著「快要死 了!」、「怎麼會這麼累呢?」但腦子裡卻還一直想著明天還有哪些事情還沒做,那 些東西還沒有買,新的班級雖然相處還算愉快,但對於一個新進的老師來說,未來還會 發生什麼事情,在此時竟然在腦袋裡缺席.


孩子們剛從國小升上國中,從備受呵護開始必須學著如何照顧自己跟大家,一切都 必須從頭開始去學,對他們來說什麼都是新的.有人說國中的教師面臨的是一個小孩在 青春期中轉變最快的一個階段,很多老師都勸我能夠將目標轉向高中,面對篩選過的學 生,素質、品性都較容易掌握,同時也較能夠展現專業教育的場所,不像國中生,一節課 裡往往有半數的時間在盯著學生的生活品性,他們還不懂得什麼叫做「專心」的上一 堂課,在他們的世界裡只有簡單的劃分:安靜與吵雜.


「少子化」的時代問題早已經在新聞媒體上熟到不能再熟了,就算是不認識字,也 會發現路上跑來跑去的孩子變少了.雖然很不想用到這樣的詞彙,但是物以稀為貴的法 則又在發酵中,家長們更加重視對孩子的教育,當然對學校的眼光也相對加重,以前的時 代,工作賺學費都來不及了,誰還有空去盯著學校的老師是不是對自己的學生有不當的 教導,現在的家長教育水準也高了,過去那個「老師說了就要聽」的話已經不再聽見,小 孩回家說「老師說」的可愛模樣,隔日的聯絡簿裡或許就會多了幾行字,連老師的言行 也備受矚目.這是值得期待的,當每個人都願意花心思來注意教育的問題,或許青少年轉 變時期會比較好處理.


實習的歲月裡早就充分領教過「少子化」下對學校可能帶來的衝擊,根本不只是新 聞上那些蛋頭學者小眼睛跟近視眼底下所看到的,僅著眼於偏遠地區及招不到學生的學 校的問題,但是對於招到了學生的學校來說,該學校的老師卻也是頭大到不行.「教育自 主」的時代早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協同教學」,打破校園的藩籬,讓家長與教師共 同完成教育的使命,這是先進的觀念,還是學校自廢武功並不清楚,當每個家長也都想把 自己的教育理念伸進教育現場時,又有多少觀念是可以真正落實在孩子的教育上呢,學校 似乎又變得像是托兒所一樣,在專業能力以外,還能置喙多少,補習班的林立,似乎也讓 學校唯一僅剩的專業能力也備受挑戰.


教育是良心事業,更是團體事業,孤軍奮戰是無法面面俱到的因應學生青春期轉變得 各種問題,要有耐心更要有方法去解決,要讓時間的流向轉向我們需求的那一面.良心是 需要一股熱情的支持,但似乎現在只是熱情,當來來去去的學生多了,這樣的熱情總是會 被更多的現實的壓力給擊垮,技術性、智慧的管理學生方法,班級經營的手段,就像科層 制式化的鎖在每個曾經熱血的老師,似乎在這個環境底下都永遠要踩在一個平衡上,永遠 的熱血只是永遠的受傷,最後淪為對小孩的恐懼.團體的生活似乎更多的用在保障自身權 利的爭奪上,彼此卸責推諉,層層下放責任,並要求更多的福利與更輕鬆的教學環境,校內 如此,校外似乎也是如此,正因那個「開放」校園的美夢,讓校園內現場的教師處於一種 尷尬的局面,當校外的團體每每要盡一分心力,卻往往只是把教學帶向更詭異的境地.


如果教育是一齣戲,教師與學生的角色似乎逐漸被打亂了,教學方式的創新,知識性質 的轉變,就像很久以前的「拒絕聯考」的事件一樣,教育的意義在被反思的過程被引導向 另一種極端,這樣的弊病已經很清楚的在校園裡看到了,昨天在聯副裡看到的一篇實習教 師所寫有關所見的詭異畫面,不難想像這些當初有感於校園風氣該被修正的人,是否能夠 更有感於在他們的大聲疾呼下,會帶來更大的問題.時代轉變了,「少子化」根本就不是 問題,更不能是藉口,教育的理念與定位才是更為重要,當我們每當為一大堆所謂的行動 研究、校務評鑑感到可笑與質疑時,提出這些理想性的活動的人,是否認真想過這些早已 偏離教學現場有多遠.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