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道,曾經上演著震撼人心的反貪腐紅潮,沈寂許久的政治人物重新站上台面,不久後的台灣
接演大快人心的選舉。今天的凱道又聚滿了人,訴求著對政府的不滿,也訴求著對國家主權的
捍衛,這段時間以來的台灣似乎非常熱鬧,也非常痛苦。當年紅潮的目標也詭異的夾雜在群眾
中,這場意義重大的集會會師的目的曾令人擔憂,但這樣的疑慮似乎並不明顯。

儼然將自己逆轉勝的貪污犯,對台灣似乎仍起著一定程度的號召力,曝光頻繁的媒體寵兒,似
乎變成一個被打壓的政治犯,光榮而不是在人民的唾罵聲中入獄服刑,看到這樣一家公器私用
的行為,以及一群難以理解的狂熱支持份子,也許許多螢光幕前的人很不是滋味,也許他們曾
經是當年的紅潮擁護者,但也許他們現在卻走在一起,也許許多當年義憤填膺的群眾,此刻感
到五味雜陳,但是面對近年的台灣政治與經濟,或許也如股市般上沖下洗,一蹶不振。

開放的政策,當時的七百萬人相信這樣的作法可以為台灣注入一股活水,也許受到了媒體所陳
述的八年鎖國的反彈有關,開放是生機,也看到選後的一片榮景。全力拼經濟的官員,被認為
是認真負責,具有學術背景的尖端人物,相信可以為這八年的爛攤子帶來振衰起弊的功效。這
些期待就像狠狠刮了台灣人一記耳光,所有的選擇就像是注定要走向今日般,選擇的負面效應
一一浮現,但是期待的效果卻令人大失所望。人數的多寡或許真的不重要,但是短短的兩個月
間凱道上出現了兩次人潮,而且一次比一次要規模宏大,人所謂「民氣可用」,或可以此為一
例照。

國家自尊問題像是觸動了全台灣的神經一樣,政府過去用經濟收攏了分裂的族群,如今這項說
詞就像玩笑話一樣,學者的假設性語氣消費了人民的痛苦指數,蛋頭學者的稱號不絕與耳,「
兩隻手」的學者似乎徹底將其形象掃地了,人說選前說的太多,選後說的太少,這樣的評論似
乎已經不合時宜,說多說少似乎已經不是關鍵,做多做少儼然也過了時效,等待是官員擋住氣
焰的利器,只是似乎現在沒有等待的本錢,這樣的「本錢」是很現實的意義。如今的國家自尊
問題趁著經濟成效不如預期而更加為人所注目,鎖國之弊過去引領人民厭惡,如今確有像是不
食周粟的志氣,搖尾乞憐、將雞蛋投向一個籃子的自殺行為變的像是乞丐一般。

台灣像是被現實逼急了,對於暴力的譴責也似乎出現了不同的標準,對於政府的一舉一動,都
用最苛刻的眼光去檢視,但是卻在譴責暴力上有了不甚光彩的一幕,這點不僅人民,即便連政
府也是,那個可能挑動族群紛爭的始作俑者,以令人髮指的囂張行徑挑釁著台灣,也難怪暴力
譴責的手法實際上似乎也是政府自身影響所及,或許又是一個危機處理不當的作法。但是很難
想像這些事件在台灣的認知上像是出現了斷層,選前以為收攏的台灣群眾似乎走向更激烈的分
離,這已然像是常態一樣。

也許看待這些事件就像是代表一個即將失序的動盪社會的來臨,但是那也僅止於對統治者而言
,一個無法令人信服的政府,或許該讓位給人民自發的權力秩序,他們不該侈言領導。也許台
灣根本不具有這樣的激動性格,渴求穩定的性格早就被學者們寫的一文不值,動盪的標準看在
眼裡像是一群胡來的群眾,但似乎這些標準之間的重新謀定,似乎會是另一個結合台灣群眾的
新契機,悲哀的來看不正是八年來的貧窮與苦難,如今加上那個曾經振作的被打壓的國家人格
,既定的媒體秩序、政治秩序,作秀的文化,象牙塔似的治國,自以為幽默的官員的言詞應答
,從這裡看來,晦暗的台灣像是非常呼應世界的經濟衰退,且逆來順受。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