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些人會希望時間是能夠大塊大塊的計畫切割與效率運用,因此對於偶然出現的零碎時間感到頭皮發麻,經常手足無措,
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要用來做什麼都不適合的時間,也會太多的存在身旁四周嗎?

這是不是現代人緊張的生活步調所遺留的後遺症,被進步的生活品質暗中凌虐的證據,常常見到有些實實在在的去請教醫生
,得到這樣的症狀:「躁鬱症」。這算心理疾病嗎?浪漫點的關懷就是,缺少了點浪漫的生活情調。

或許你應該到野外去走走,去多接觸一些不是人的環境,總之,離開這個社會越遠越好就是了。可是那些原本只是窮鄉僻壤
的地方,卻像是久旱逢甘霖似的,遇到了這些有著大把鈔票,卻少了心靈食糧的有錢人,總會想要用他們留下來的許多幫助
,讓自己的地方變得更現代、更有居住品質,如果假以時日,也許這樣的地方的人又要想盡辦法到下一個地方去找尋心靈的
天堂了。

都市化沿著全球化的腳步踏破無數的藩籬,複製著對現代人來說無止盡的地獄生活,直到下一個天堂與原本生活的世界落差
大到有如懸崖一樣時,我不曉得過去那個努力奮鬥打造出來的社會生活品質究竟所為何來。

回到問題上,我覺得對時間感的壓縮與切割,造成對生命的圓潤感與源源不絕的溫暖被切斷了,時間像無數個封包,在人與
人密集交往的場合裡,變得少了點支配性,每個時間都像是被牢牢鎖住的郵件包裹,受到公開的法定程序保護著,你不能夠
私自拆開檢閱,當然也不能夠私自改變它要送往的地方,甚至是裡頭包裝的東西。

這是個簡單的道理,因為人跟人的交往變得密集,所以個人的空間相對的變得小了。習慣那個被大眾公開、合理運用的時間
封包,有一定的規格、有一定的規模,有一定的型態,有一定的使用指向,漸漸的,什麼叫做零碎的時間,就是生命中應該
留白的地方,不管那是不是屬於自己,只是我們好像都習慣在社會上抓住重點,把握時間。

課本上都會教導我們,零碎的時間必須被收集起來變成一個可資運用的東西,要不然就是要緊緊依附著那個生命中的重心,
給它點彈性、喘息的空間,好讓我們能夠在人生的舞台上有更精湛的演出,為了旁人嗎?不,不會這麼低俗,而是為了自己
,讓你到了死亡之前,都能夠好好回憶,清楚的記起生命中的每一個階段、每一個時間點,發生了什麼令你一生都感到驕傲
的事蹟。同時,也會感到驕傲,因為我的生命一點浪費都沒有,每個階段都是那麼充實而充滿感動。

留白的光陰,該要賦予點意義嗎?越來越多人認為不要在被那麼多令人煩悶的事務給攻佔,人生並不是一定要活的那麼有「
意義」,有些人認為這是對生命的意義降低了標準,有些人認為這是人重新找回存在的價值,但更有些人認為人本來就是這
麼活著。空白的時刻,不是用來反省,不是用來前瞻,只是簡單的留白,只是簡單的從回人性最幽暗的點點滴滴。不一定是
私密的,不一定是輕鬆的,但肯定的是出乎你的意料的。

好像提倡一種無意識的生命態度,確實,人生的確不需要時時刻刻都像是有計畫、有價值的過,因為那最後只能是因為自圓
其說才能獲得的救贖,如果不這麼作,最後只會被良心與責任感這種東西給折磨著,這是人類有史以來想出最殘酷的刑罰,
時間可以持之永遠,空間則是無遠弗屆。我並不是在鼓勵人去犯罪,因為那只是病態的想挑戰那種刑罰,並不會給生命帶來
多少快樂。這樣講好像有點矛盾,如果都沒有責任感了,哪有什麼罪惡可言呢?但其實也不會有多少快樂,生命並不是要變
得麻木,毫無感覺。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