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感覺是殘酷而充滿尖刺的,

我們早就不習慣赤裸裸地接觸它。
儘管我們用盡所有辦法令人相信這將會有價值,
但真正席捲整個心靈的只會是那個赤裸的感覺。
人從來就不相信自己會再是個無偽的動物,但卻處處表現出來。
人很難群居,根深柢固的是一個利己的世界。
也許真有為對方著想吧!

但此刻人們心中的那個人或許更像是自己。

變化使人炫惑,進而迷惘恐懼,
在人心中的深處渴望一個穩定不被窺探的世界。
但沈重的負擔卻又使自己期待有個可以承擔的人,

這會是個雀躍的肯定。
只有這個時候,人或許體現的像是群居的動物,
但或許更有趣的說法會是將那個人當作自己的延伸,
在人, 始終還是容不下背叛。
背叛是一種痛苦的割離,就像活生生地從身上切下一塊肉般,

不,那會更加痛苦。

但也只有此刻,人更能體認到身為人的喜悅與意義。



~希臘人以悲劇描寫體現人生,

 這是種贊同羸弱價值的眼光,重新迎回那原屬於人身上的一部分。~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