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的雨,為什麼不能永遠是晴天呢?
恐懼於一聲聲的雷,
為什麼習於在晴天中嬉戲,同時感到快樂......
多年來,捏出了一個不屬於他人的道路,
猶如舔舐著身上羽毛,直到順出一條條的理路,
生怕那掉落或污損,即便只是一絲一毫,
但回頭卻又看到逐漸凋零光禿的身子,
這些努力又代表了什麼?
也許該試著舔舐那光禿的身子。

大地啊,我問妳,你可曾害怕過這雷如我一般,
它瞬間出現,也瞬間消逝......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