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況總在預料外發生,或者說總是選在脫稿演出的時候大放異彩。只是感到遺憾的時光
總是短暫,因為冷靜、塵埃落定的時刻終究會來臨,所有底線都消失之後,醜陋的一切
都會紛紛如潰堤般,滾滾而來。

悲憤、哀戚的心情是所有備受驚恐的人,在這段等待痊癒的時間裡最無可奈何的心靈補
給品。但這樣的心情慢慢地會淡去,漸漸轉變成心裡頭一道洗刷不掉的印記,不時隱隱
的刺痛一下,不論用什麼樣的繁雜事務也無法遮掩。

但那些繁雜事務就是會紛至沓來,不僅是為了平復當時的恐慌,也要為那個突如其來的
不公平,討回一個公道。

在這樣的節骨眼上,做什麼都會被放大,都意義無限,大家都變得非常敏感,也容易暈
頭轉向,忘記很多過去習以為常的軌跡。但是很多人不這麼想,他們等待的機會終於到
來,這樣習以為常的軌跡終於可以改變了。

災害、損傷就像一道莫名的缺口,也是一個起點,是所有不公平、醜陋的起點,會連鎖
反應的不停複製下去,直到下一個平衡出現為止。那是令人痛快的、也會是令人噁心的
過程。

在個人主義的時代裡,人最不能夠原諒的就是人自己,我們可以輕易的用不幸總結一切
災害,但是就是不能如此輕易的放過任何人為地蛛絲馬跡。「人不能夠犯錯」,這句話
不是任性的埋怨,而是根深柢固對社會緊密相連的一種不滿宣洩。

我為甚麼要把我的生命交給一個跟我素昧平生、毫不相識的人手上,讓他們決定我們生
活的一切,這是許多反政府、反法律最根深柢固的懷疑,只要這些事情在我們生命、財
產受到威脅的時候,不能夠即時,按照我們自己所期待的時間時節去進行,它就是失效
,毫無意義。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