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語言與形象過度包裝的世界,衝突與糾紛找到了
更多的助燃物,就像謊言一樣,總要在拆穿之後用
更多的謊言來搪塞,外表的每一層被焚燬之後,不
是看到裡頭真實的樣貌,只是迅速地看到被填充的
更多,於是表面變的不是那麼光滑而圓滿,也許,
這樣的奢望會被認為是固執而守舊。

怎麼能夠去期待光滑而圓滿,那只有在一個已經癲
癇了的人才會做的浮誇幻想,任何對這方面的期待
都將只是要傲慢地用自己的色彩去覆蓋,就像為斑
駁的牆粉刷上新鮮的顏色,刺鼻的油漆味並不是每
個人都會喜歡,但是這都被認為是時間上的問題,
因為早晚有一天會習慣的,這不是必然的嗎?

時間成了最實在的存在,是萬用的靈丹妙藥,一切
像都可以透過時間來加以療癒,不斷地旋轉凹凸不
平的表面,讓眼睛炫惑,我們相信這個世界的一切
圓滿似是從這裡來的。人常感嘆無常,長吁無奈,
因為時序流轉,魅惑的光芒初始刺眼,但久了也讓
眼睛熟悉,只是流轉像是沒有終點,無奈替人說了
最實在的話。

莊子,應帝王:「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此獨
無有,嘗試鑿之。日鑿一竅,七日而混沌死。」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