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很多人要求重視菸害時,有很多人企圖從另一個角度側寫有關於煙
的存在價值與意義,儘管他們仍然不可免俗地聲稱煙品仍然有害。

社交功能是菸品所留下的最後一個具有正面積極意義的理由,儘管有
許多人認為這樣的想法落伍且不夠理智,也的確在現代的社會裡,煙
所圍繞的景象都是一些令人無法輕易接觸的群眾跟場合。電影裡那些
經過設計的畫面不復存在,實際上這些畫面也漸漸少了。

聽過以前一位處理行政的老前輩說,要處理某些棘手的問題,其實關
鍵不在事情上,而是在對這些事情的各持己見的固執各造們,如果在
這個時候,任何堅強立場的理由都不如一根煙以及繚繞的煙霧來的有
效。

人跟人在一起多半是基於某些共同的興趣或觀念,或者是某些品味或
氣質,甚至是基於某些特定的厭惡。我以前也都這樣認為,直到後來
,發現原來煙這樣的東西,會打破很多原本以為存在的團體界線。

或許煙畫下的只有吸菸者跟不吸煙者之間的界線,但是對於某些不吸
煙的人來說,它們所反對的是拒吸二手煙,對於吸煙者本身的排斥與
反感到是基於其他許多緣由。慢慢地,我感覺人與人之間的排斥或接
觸,其實是很個案化。

這聽起來又像是個反反菸的論述,但是在菸的聯繫下,發現那是最快
與人接觸甚至打通人際關係通路的一個媒介,比起其他的社交活動,
比如運動、博奕等等,菸、酒的功用或許真的彼起前面兩個要來的有
效多了,甚至能夠更快導引入主題,或者我們想要創造的某些局勢。

其實觀念上的某些衝突與激盪比起實際上的肢體衝突要來的激烈許多
,這意味著實際上人與人之間的交談,確實是造成某些衝突的開端與
關鍵,如何在兩造之間都不甚熟悉的情況下,探知在交談與溝通的過
程中避免誤觸對方的地雷區。換句話說,如何在正式做敏感的交涉之
前,如何有效地打開對方可能存在的芥蒂與防線。

藉由從事某些實際的活動通常可以成為打開交談的暖身與開場,比起
某些漫無邊際的寒暄與自以為是的關懷要來的實際的多,所以常常看
到很多情形是,直到有一方終於耐不住性子,要求對方趕緊切入主題
,通常這個時候,交涉的結果自然是不歡而散,頂多完成資訊的交流
,但是對於實際的共識或者某些協議的達成是無濟於事的,對於不直
接的態度,通常在那些本以為可以化解尷尬的寒暄中丟下了令人感到
不直接,甚至不誠懇的印象與氣氛。

但是實際的活動,如果是奠基在兩人共同從事的基礎上,卻又會造成
另一種令人感到不甚完美的情形,除非這樣的活動是合作性的,而非
競賽性的,如果是競賽型的活動,雙方可能在活動中已經多少了解了
這樣的對象的想法與態度、個性,先留下了刻板的印象,對於接下來
的任何交談與溝通會是一種干擾,人其實沒有那麼大的包容心跟氣度


除非這樣的實際的活動的是個人進行的,只是在這個共同的場合中,
其實很明顯的這樣的活動多半給煙一個充分發揮的舞台。儘管這樣的
感覺對我來說,到現在還找不出理由。我只有感受到,唯有當人在點
燃那根被許多人唾棄的香煙時,對於某種對知識與預測這樣模糊的崇
拜感到厭煩,那也是對於實際的依賴,當人在面對許多不應該存在的
生活壓力時,那個藉由短短幾分鐘的深深一吸一吐間的身體顫動,或
許每個人卸除所有武裝的輕鬆時刻吧!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