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產製、大量銷售的工業社會,迎來的是一個不虞匱乏的充足環境,在那個年代裡,美德不是
小心翼翼的生活、省吃儉用,而是要大量把自己的鈔票拿出來,用來鼓勵更多的生產活動,消費
主導了這個社會的脈動,一個高度消費、以此為主軸的社會特徵與形象。

那是什麼特徵、什麼形象,就是製作的東西要盡量合乎客戶的需求,不論這樣的需求是有多刁鑽
,怪異,就是要迎合他們的口味,也許這樣的口味是少數的,也可能是流行的大多數,但是客戶
像是變得尊榮、可貴,成為不停哺育產業的生命源頭,「品味」真的變得很重要。

誰也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一直處在邊緣的發聲管道、非主流的學術變得專精產業化,變成眾所
矚目亮眼新星,每個人都要能聊上幾句,不然就便的像是個庸俗的鄉巴佬,上不了檯面,那個曾
經被認為不務正業的荒唐歲月,終究成為鎂光燈的焦點。

這個焦點照亮了自己,也照亮了傳遞的管道,漸漸的,傳遞的管道本身也變成另一種影響品味的
教材,透過它們,世界才找到自己真實的面貌,很多人不願意相信,但是大部分人都懶得再去翻
找比較,這是個專門產業,所以給予無保留的信賴。

它們吐什麼出來,我們就吞什麼進去。這就是消費時代的特色,有心人就學著不停的操控著那些
管道,引導著各式的口味出來,客戶至上的品味要顧到,但也可以悄悄引誘。大家的胃口開了、
話匣子也跟著開了,在公開明晰的工作過程上有更多不必藏私的討論與建議。

不管這些究竟對不對,總之,聲音是永遠停不下來的必要之喧鬧,社會熱絡在學者的眼中是美麗
的圖景,畢竟,白紙黑字寫不出鮮血、寫不出動亂,當然他們也沒那樣的筆法。因為說這些話的
總是意想不到的黑馬,異軍突起,人就是這點詭異,從來不知道自己在瘋狂什麼、迷戀什麼?但
是就是嘴吧停不下來,一定要找件事情來聊一下、談一下,好讓自己的生命不是空白一片。

做的多不如說得多,眼界宏廣寬闊,自然口若懸河,這真是令人折服的能力。

消費漸漸的變成一種話題的交易,不過是在許多商品上、話題上表示贊同、淘汰的市場機制,令
人驚豔的話題印象深刻,開創不少的機會,尤其是在這個現代社會更會出現鹹魚翻身的童話般情
節,只有在這個社會裡才辦得到,這是最公平的社會流動機制,也是最不公平的社會流動機制,
一切都只在一夕之間。

我也不知道會持續多久,話題就像一篇研究論文的提出、產製過程一樣,總是明擺著一顆對某個
問提的解決,實際上暗藏對某個觀念的質疑與抗議,不停的論辯著,直到自己的商品、話題成了
真正的語彙,將對象打入歷史的牙慧之中。為了提供更多不同的面向,為了對這個話題壓榨出不
同的層次,只有不斷的宣傳、不斷的重組、再現各種情況的推演假設,側種某些不大引人注目的
立場,讓一切變得好像自然而然。

即將邁入歷史牙慧的話題是令人同情的,這本來就是個無情的陰謀在運作,它的痛苦與寂寞無人
能了解,它之所以成了眾矢之的,只是因為它閃耀著光芒,對它毫不公平的是那個位置從來就不
會是只有一個人坐,能夠發揮影響力的也從來不是只有它,只是佔據著最核心、突出的地點,卻
又跟過去的特色截然不同。新的話題不只要搶佔中位,也要恢復舊有的特色。

所謂的「消費」,就是不停的在對象身上找到語彙,足以令人產生超大共鳴的關鍵字眼,打動周
遭所有的人,讓大家趨之若騖,不停的想要在它身上找到更多可以打動人心的糧食,直到那個無
辜的對象被不停剝削,支解、千刀萬剮到體無完膚,只要逮著機會。

感情最容易欺騙,在話題的面前,這樣的消費其實不顧一種宣洩,就像過去大家用不停的瘋狂消
費、大肆採購來平復內心的創傷一樣。敏感、易碎的心此刻正式最需要採購的時候,只有那樣的
充盈的飽食感能夠讓他們獲得內心一點點平靜,覺得一切都獲得了公平的平反,而這個時候,凡
是與此相關的任何話題,都等著接續、排隊發酵。

時間是如此迅雷不及掩耳,一步步瓦解就消費結構與型態,是新的商品形式、消費品味要接手的
時刻到來了嗎?總之,那些舊有的公信力正不斷瓦解中,流失人民的信任與津津樂道,多得是對
其是空談的印象不停加深,新的話題正不斷隨澎湃的情緒流瀉,夾帶著諸多怨懟滾滾而來,對舊
有的承諾用偏執、失去理智的方式細細檢討、究責,也不停的支解、修改,直到順了自己的意為
止。

這種霸道、這種任性、這種陰謀,在不停的對外談話中顯得來勢洶洶,抵擋的只是殘弱、無助,
沒有任何時刻可能是激動與冷靜同時並存,就像謾罵與溝通總是互斥,一切原本的尋常變得只是
更多的令人不堪的諷刺與刺激,激盪出更多話題製造的契機與源頭。

這一切都源自一個相左的念頭、立場,他們終於逮著了機會.....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