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是福,昨天紀錄我那關於簡單生活的感想之後,才發現能做事且有事做
的人是真正的幸福喜樂,儘管有許多人對我說了許多逃避責任的態度與觀念
,但就跟人們找尋工作的心態是一樣的,人不勞動,不找份可以置放心思的
活來作,整日坐在辦公桌前想些無趣、自以為是的高瞻遠矚、高談闊論總是
像少了些什麼,這些還是等三五好友閒適偶聚間再說吧!

那曾是我心目中的理想生活,勞心勞力的差異一直讓人美化,也不斷辯解二
者間長期存有的摩擦與衝突,其實哪有什麼不同,只是態度跟躲避方式不同
。人家說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換了立場,就變了看待事務的觀察角度與態
度,我想這才是讓人詬病之處,而那樣的人一直釋放出所謂包袱與哀嘆環境
的限制,我想這就是人家長說得大染缸吧!

學習分析社會的人總愛在這點上作模糊與清楚假設對抗,對像我這樣的小老
百姓來說,爭論這種被看成是口水戰的人類遊戲,變成流出血水的進步,但
卻是人類放棄汗水的退卻。

有不少人忘記四季變換在皮膚上的感覺,我並不想為自然環境保護背書,儘
管我知道這是必須重視的問題。

但是人類就像不斷升級、突變的病毒一樣,不斷滋生、不斷強化抗藥性而延
長壽命,我覺得商、工業讓人變得更人類,是最後的進化版本,也許標榜零
污染的心科技、心產業將取而代之,但我還是認為愛護地球的思維終將成為
人的包袱,無法進步也將成為提高產業成本的最強力量。

曉得法國18世紀羅蘭夫人那句道進晚期革命悲哀的景象:「自由,多少罪惡
假汝之名以行。」在多意圖裨益人類的觀念都可以被架空,都可以被任意操
作。

15世紀奧坎母的剃刀所帶給我們最寶貴的貢獻莫過於此。所謂勞心勞力者的
神話美談老早就被淘汰。奧坎母的剃刀劃破了神話,也打碎了人際垂直的藩
籬,儘管每個人心中都曾感受那樣的重擔,但是解決的方式無外呼將重擔傳
遞給更少的人,然後在用更多的神話、美談來矇騙良心的罪惡,激化痛苦的
指數。

簡單是福,那是種簡約質樸,無雜質且直接的力量。我想在重新提一次奧坎
姆剃刀所帶來的平等世界,那樣的世界早已蒙塵,在它尚未正式降臨前就近
乎夭折,因為在剃刀揮舞輪動前,以攪亂揚起更多的雜屑。

我們選擇接受更多視覺所帶來的差異而認同不相同、差異並比較,說服自己
人天生就不相同,不能計較太多,要認命,只是當這樣宿命感一直揮散不去
,差異只會讓更多人懷疑,不安分。憑什麼變得像現在這樣,尤其當這樣差
異的觀感轉變之後,只會帶來更多的焦躁。

我們欣賞借鑒大自然的和諧,頌讚大自然的錯落之每,甚至褻瀆的想像在那
之中存在著一種恆定的秩序。但我們卻永遠習慣用弱肉強食這樣悲觀的現實
來解讀大自然的繽紛景緻與萬千物種。

人就是如此不甘寂寞,唯恐天下不亂。非得把全部都在一個圈裡,全部都給
套上關係,無知的恐懼是人類最深沈、根本也揮之不去的夢魘,就像一個驚
慌失措的孩子一樣,一個害羞、內向,忙不迭的希望抓住身邊任何一樣東西
來遮蔽自己最真實的一面。
創作者介紹

sptsanctuar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